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嫡女归来:冷王盛宠小医妃 作者: 麻仓洛 字数:2016 更新时间:2017-11-29 10:10:00

第34章 平妻之位

谢琬琰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她的手心里沁出了紧张的汗水,这个男人来历神秘强大,又十分嚣张。

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她什么时候惹到了这么一尊煞神?谢琬琰拼了命的回想,但是却回想不出来。

“你想要我死,那你先得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要杀我吧?”谢琬琰问道。

“我不想杀你。”白墨冷声说道,他本来是想杀了这个该死的变数的,可是那一吻让他像生病了一样。

而苏眠之又这么说,要是这次验证,他还是不反感,像苏眠之所说的喜欢上了这个变数的话,那这个变数就不能死了。

苏眠之说过,喜欢的女孩子就是他后半生的伴侣,妻子,是他的王妃,那这个变数更不能死了。

而且,这个变数的唇,似乎香香的,软软的,女孩子的唇都是这样子的吗?

白墨的视线落在谢琬琰的粉唇上,他越发的接近了谢琬琰。

谢琬琰感觉一头雾水,那天晚上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想杀了她的,可是现在又怎么改变主意了?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高大的身影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对着她的唇贴了上去。

四目相对,房间一下子寂静下来。

果然,这个变数的唇香香的甜甜的,比他吃过的所有食物都要来的美味可口,他忍不住再尝试……

谢琬琰回过神,她瞪大眼睛,伸手就想推开这个不要脸的登徒子,还没等她的手碰到,就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给禁锢住了,动弹不得。

她气得浑身发抖,往男人的唇用力咬下去!

白墨吃痛,离开了他贪恋的樱唇,他的嘴被咬出了一道口子,充满铁锈味的血流了出来。

谢琬琰的目光恨不得把白墨给凌迟了,俏脸上粉嘟嘟的,不知是被气的还是怎么回事,总之十分的吸引白墨的视线。

这个臭男人!第一次虽说是她主动的,但是她纯粹是觉得自己要死了才打算恶心一把……呸呸呸,什么恶心一把!

可是今日,这男人莫名其妙找上门来占她便宜,谢琬琰拼命挣扎着,想把手从男人的禁锢中挣脱,娇娇软软的嗓音说出威胁的话来,在白墨看来,十分的像炸了毛的猫咪,让他忍不住想摸摸她的发丝。“你这个不要脸的登徒子,最好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否则,我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

白墨挑了挑眉,从来都是他让别人生不如死,这还是头一次听到别人想让他生不如死,新鲜极了。

根据苏眠之所说,苏眠之对这种情啊爱啊的一向是十分了解的,他难道可能喜欢上了这个变数吗?而且,他似乎占了这个变数的便宜,不对,应该是这个变数占了他的便宜……

白墨有些纠结,外边突然传来阿依的声音,“郡主,您怎么了?”显然,阿依察觉到了不对劲。

谢琬琰嘴刚张开,却感觉自己的手上的禁锢一松,眼前的登徒子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她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

那个男人,最好别让她知道是谁,要不然,她就送他去宫中当太监去!

“没事!”她咬牙的朝外面应道。

阿依的声音又响起来,“郡主,老爷又来了。”

刚刚不是送苏荷回去了么?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又回来了?难道把苏荷扔在了半路?

她打开房门,恰好看到谢太傅进了何莲的房间,她眼底神色复杂,也走了过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便听见何莲的声音,“太傅不必多说,我何莲此生,绝不为妾。”

谢琬琰的脚步顿了顿,她站在房门口,看见了里边的情景。谢太傅和何莲面对面的站着,太傅想去拉何莲的手,被何莲给避过去了,“那何夫子,我愿意以平妻之位相迎,你可愿意?”

平妻!

那可是和正妻一样的地位。

夫子她……

谢琬琰神色复杂的看着何莲,何莲也看见了她,她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何莲愿意。只是太傅您,和夫人他们说过了不曾?万一夫人不同意,那我岂不是十分难堪。”

太傅似乎更激动了,他伸手握住何莲的手,“莲儿不必担心,荷儿她一向善解人意,今后你和她成了姐妹,她必然会十分的高兴的。”

谢琬琰对太傅这般说辞嗤之以鼻,她可算是又发现了太傅身上的一个特质——滥情花心。

她的娘亲,怎么会选了这么一个男子作为夫婿?

谢琬琰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她是一丁点也不愿意让清高的夫子为她搅进这摊浑水中,可是事已至此。

她扬起一个甜甜的笑容走进去,“恭喜爹爹,恭喜夫子,夫子今后,可也算是我的母亲了。”

对谢琬琰很少有好脸色的太傅此时此刻却笑容满面,拉着何莲的手意气风发。谢琬琰扭头和阿依说道,“阿依,去通知母亲这个好消息,母亲刚刚晕倒了呢,叫她好好保重身体,她可是还要操办父亲和夫子的喜事呢,可千万别倒下了。”

苏荷,这一次,大约要气得吐血了吧,想把夫子赶走,却不曾发展到这个地步,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便是苏荷了。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她滔天的仇恨,还没有消去一星半点。

苏荷,谢玉娇,华风,好好享受来自她的报复吧!

苏荷气病了,不过她还是不能倒下,她手中的管家权,老夫人可是虎视眈眈着的,对于何莲的进门,她心里就算是一百个不愿意,也得动手操办。

和这个消息传来的,是谢玄和谢玉娇的回府。

谢琬琰静静坐在花园的凉亭中,四处都是来往匆匆的仆从,他们要布置喜堂,新房等等。

三日后就是大婚了,而今日,谢玄和谢玉娇回府。

谢玄就是苏荷在谢府中最大的底气,前世谢玄压根就和她没有任何交集,谢琬琰有些头疼,她只知道这位苏荷所出的兄长十分讨厌她,但是却没有对她出过手,所以她不知道要把谢玄怎么办。

她正头疼着,远处走过来一行人。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