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注册
华夏天空首页 > 穿越架空 > 特工医妃:腹黑邪王宠上天 作品介绍|打赏作品|投推荐票|充值

第一章 穿越了

    天空乌云密布,雨势滂沱,滴落在屋檐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按说这个时候路上应该没有行人,可现在却有好多。



    在这些人的中央,有一个全身湿透,看不出男女的孩子面朝着阶梯,趴在门前,双膝呈弯曲的状态。



    “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吧?”



    “看她趴地上好久了,不会死了吧?”



    “不会,我看这是她玩的苦肉计吧!不然让你跪一个时辰,最多就算膝盖疼,双腿麻木而已,怎么会晕倒。”



    “还真有可能啊,心肠那么恶毒,连自己的姐姐都能毒害,还有什么干不出来!”



    “就是”



    “谢家好歹是四大家族中的一个家族,也会有这样的废物!”



    “谁说不是,想当年些二爷可是有名的天才。”



    “废物也就罢了,心肠还这么歹毒!”



    “是啊.....”



    “谢家主仁厚,没有要她的命!”



    谢思琪感到耳边都是嗡嗡的吵闹声,吵的她头痛欲裂。



    随即,一股冰冷的凉意袭上全身,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谢思琪眉头紧锁,有点微楞,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有感觉?想到自己的死,谢思琪眼眸变深了。



    她坐直身子,用眼角余光打量周围的环境。作为一个特工,了解自己所处环境是必须的。



    当她看到里里外外包围着她的人都穿着古装时,眼中闪过一丝的疑惑。



    周围一时间有点寂静,大家的目光都盯着谢思琪。但是一刹那的静默之后,是更加热烈且鄙夷的折辱声。



    “你看,果然没事吧,我就说了!”



    “没有想到啊,原来真是装的!妄我还有那么一瞬间同情她!”



    “你看,现在装不下去了吧!真是好不要脸!”



    “是啊.......”



    “亏谢家住还给她从新改过的机会!要是我,早就把她赶出家门了!”



    一阵眩晕感传来,谢思琪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知道这是发烧了,作为一名以医毒出名的百变特工,这些难不倒她,赶紧给自己点了两处应急的穴位。



    她的目光凝聚在自己的一双布满老茧的小手上。这不是自己的手啊,自己的手是十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成人的手,而现在这个明显是一双小孩的手,还是一个营养不良、粗糙的双手。



    难道自己穿越了?还是所谓的魂穿!还穿在了小孩的身上?



    虽然此刻情况很复杂,很诡异,但谢思琪还是一瞬间冷静了下来。



    这时,脑袋一阵剧烈疼痛,随即大片大片的记忆涌进脑海中。



    一个小女孩眼神空洞的在洗衣服,周围是一群衣着靓丽与她年龄相仿的孩子。他们总是在小女孩将衣服洗好后抢过来仍在地上踩两脚。然后恶劣的说“这衣服又脏了!废物,重新洗!”



    没有人帮她。



    “傻子,洗的爽吧,哈哈,再来,这边这件又脏了!”



    小女孩正乖乖的呆在自己的院子里,突然从门口来了几个人,在看见领头的女孩时,她不由自主的颤抖。果然,领头的女孩,上来就对小女孩就是拳打脚踢。



    “让你不听话,打死你”小女孩不敢出声,知道这是在向她撒气,只能默默忍受。



    周围围了好多人,他们没有来劝阻,反而是在旁边大声的说:“打的好,打的好,打死这个废物!都是她才会有人嘲笑我们!”



    一幕幕,像放电影似的在谢思琪的脑海中不断的呈现。



    过来一会儿,谢思琪睁开眼,她已经接受了这个身体所有的记忆。



    原来原主也叫谢思琪,今年十三岁了,出生在一个庞大的且很有地位的大家族。



    原主的父亲是谢家老爷的第二子谢子然,谢子然从小就有过人的天赋,不满二十却已经是仙级灵力高手,在一次外出历练结实了她的母亲。



    她的母亲除了她父亲以外,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只知道她是一个八级炼药师。皇帝为了拉拢他们一家,在谢思琪刚刚出生的时候就下旨赐婚与太子。



    在她三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因意外去世了,只留下一个母亲的贴身嬷嬷和她相依为命,虽清苦,但也还安稳。



    五岁时,灵力天赋测试,她却什么属性都没有测出,被判定为废材。因为这个大陆崇尚武力,且强者为尊,以修炼不同属性的灵力强大自身。当她被判定为废物时,悲惨的命运从此找上了她,太子也不再把她这个未婚妻放在心上,转而接近她的堂姐。



    这一次,因为她的大姐姐不知道惹了什么人,人家派出杀手给她下药,让她脸和全身都长满了红肿的大包,而且还奇痒无比。找了好多的炼药师都没有看出什么结果。为了维护她大姐姐的名声,家族习惯性的拿她出来顶罪。说她因为嫉妒大姐姐,嫉妒她被太子殿下看中,所以给大姐姐下药。



    虽然谢思琪胆小废物,但是她是真心的喜欢着自己的未婚夫,太子殿下,怎么威逼利诱都不答应,不愿意背这样的黑锅,死也不“认罪”!



    家族里的现在的当家人谢思琪的大伯,谢家主一方面想让自己的女儿名正言顺的当上太子妃,另一方面也想除去这个让家族被人耻笑的祸害。所以这次刚好是一箭双雕。



    他对外宣称,说要给自己女儿一个交代,给族人一个交代,死罪可免,但是还是要惩治一下谢思琪,于是罚她在门前跪着,直到认错为止。



    但是,背地里却让自己的暗卫给谢思琪下了药,想要她正大光明的死去。



    谢思琪想到原主遭受的种种,感到很心疼,让她感同身受的难过。



    同时,谢思琪也很无奈。穿越就罢了,但是这处境也太不妙了吧!废物也就算了,还天天受欺负,这简直就是让人分分钟暴走的节奏。怎么老天就不能给个好点的身份呢!



    谢思琪也仅仅就是在内心咆哮呐喊一下,毕竟是特工,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不相信凭我谢思琪的能力还能闯不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你们看她的样子,现在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连我们这些普通百姓都不如呢!”



    “都不知道她怎么还有脸活下来!”



    “我跟你们说啊,她在谢家的生活好像也过的不太好呢!”



    “大家族里,还不都是些见不得人的事!”



    “我要是太子,我也不会喜欢这样的废物啊!大小姐天赋又好,人又美!”



    “这话都敢说,你们不要命了!快别说了!”



    “要我也喜欢大小姐!”



    周围杂七杂八的,什么样的议论声都有。



    谢思琪听着周遭的议论,心里莫名的涌上一股酸涩,她知道,这是原主仅存的一点残念的作用。



    她在心底默默的承诺,小姑娘,既然我用了你的身体,那么我会代你好好的活下去,作为报酬,我会为你报仇的,那些曾今欺负你的人统统会让他们还会来的。毕竟现在我就是你!你的一切我都会继承下来!不过太子殿下就算了哦。



    周遭的人还在窃窃私语。



    谢思琪这个时候也开始正视自己现在的情况。



    之前只是给自己做了应急的处理,现在估摸着身体的状况,再不处理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恶化的反应。



    谢思琪揉了揉自己的双膝,缓和自己双腿的感知,等感觉有知觉了才站起来向府门前走去。



    围观的人都很诧异的看着谢思琪,不明白她是要干什么。



    “她这是要干什么?去认罪吗?”



    “可能是!早干什么了啊,早点认罪说不定能少吃点苦!”



    “也许想让太子来救她吧!哈哈……”



    “没错,没错,哈哈……”



    “我这么感觉她的表情不像是去认罪啊!”



    “你个小鬼懂什么!不去认罪,跪死在这吗!”



    “我们也看看她下场是什么!”



    谢思琪自顾自的走着,仿佛他们嘲笑的人不是自己。



    谢思琪走到没雨的地方后,将自己衣服和头发上的雨水尽量的拧干,然后履平整理好。一切动作都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了之前的胆怯,明明身上还是那件皱巴巴的衣服,动作明明也是那么平平无奇,但却无形中透露出一股高贵。看别人眼中,她的落魄不在,她还是那个典雅的大家小姐。



    围观的群众,这些人都都是寻常的百姓,很自然的有看着出身比自己好的大家小姐如今的落魄样,心里多多少少都会存有幸灾乐祸的态度,当谢思琪表现的这么平静的时候,让他们本能的不喜,他们想要看到她凄惨的模样。



    “还整理头发和衣服!这是想干什么,是想要体面的去吗!哈哈…”



    “她是什么样的人谁不知道!一个废物而已,我儿子的天赋都比她好!”



    “这时候知道要脸面了!”



    “这么说就不对了,人家毕竟还是个小姐!虽然没有什么天赋,没有什么地位,但是还是得要写脸不是!”



    “哈哈……对!对!对!”



    周围嘲笑声不断,谢思琪闲烦!在心里不断的吐槽,她只是不想再被雨淋了而已,各位能不能不要这么有想象力。



    谢思琪目光扫过,那些被看到的人竟不自觉的闭上了嘴巴。



    谢思琪收回目光,依旧收拾着自己的衣发。整理好后悠悠然的坐到府门前,开始深入的了解自己的这个身体。她不着急,有人还是很在乎她死不死的,相信有人得到她的消息肯定会比她着急的多,并且会快速赶来的。



    随着深入的了解,谢思琪发现身体还真的是糟糕透了。



    长期的营养不良,明明已经十三岁了,看起来却像个十岁左右的孩子。看这小胳膊小腿都细成啥样了。



    而且好像除了这些问题还有两种毒在体内。一种是比较浅显的破环人的免疫力的毒,另一种毒已经在体内还潜伏了长达十几年的慢性毒,具体是什么还得之后好好检查才能知晓。



    谢思琪眉头紧奏,浅显的毒很好解,那个潜伏了十几年的毒就棘手了,到底是谁,会对一个一点点大的孩子下毒。



    雨渐渐停了,天气慢慢转好。



    “她竟然坐下了!不是去请罪的吗?”



    “可能没有人给她开门吧!”



    “不知道她打的什么算盘。”



    周围的人在小声的议论着。谢思琪不想去理会这些人,他们仅仅是一些无知的无关紧要的人呢。让她去请罪,他们是想多了!



    同一时刻,在谢府对面的酒楼的豪华包间内,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慵懒的斜靠在软塌上,完美的唇角微微勾起,神情优雅而行为,眼底流动着不知名的光芒。



    看来今天发现了有趣的东西了呢!明明很狼狈,但是却透露出王者般的气质!



    别人可能没有注意到她的动作,但是男子却注意到她给自己点穴的了。



    一个明明什么都不会的废物,会很精确的知道该怎么给自己处理身体?那手法可是娴熟的很呢!



    男子手中握着酒杯,将酒一饮而尽。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明明是那么清澈透亮,给人纯洁无暇的感觉,但是又总会给你感觉好像隔了一层纱的感觉,那深不见底的黑瞳折射出的是冷酷决绝,好像谁都走不进她的内心深处。



    莫名的他的心一跳,那双眼睛真的很吸引他,给他莫名的悸动,让他忍不住想要了解更多!



    面对众人的嘲讽,没有过多的解释,也没有羞愧,更没有难过,有的只是淡然,好像什么事都近不了她的心。



    是什么都进不了你的心吗?我倒是想看看你的内心深处究竟藏着什么!



    青龙正在向男子报告着什么,但是却没有得到男子的回应,让他忍不住的抬起头,而映入他眼里的确是男子那微微勾起的唇角,原来主子除了会露出冷笑,还会有这种兴味的笑!



    是什么让主子感兴趣?



    顺着男子的目光,他看到的是一个分不出男女的女孩子!



    人!女人!哦,不,女孩?



    天要下红雨啊,主子竟然对一个小女孩感兴趣了,还是个,嗯,还是个特别的女孩!不过幸好是个女孩子啊,不然他都该怀疑主子的性取向了!



    青龙回过神来的时候,男子真看着他,迎上男子的目光,青龙一僵,赶紧低下头去。



    “看的可还够,要不再看看!”男子把玩着酒杯,慵懒的说着。



    青龙这会很不好过,男子那无形的气场让他感觉很窒息,小心翼翼的:“主子,我...”



    青龙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而且他了解主子,过多的解释的无用的。



    “请主子责罚!”



    “行了,下不为例!”



    “你吩咐下去,我要那个女孩所有的资料,记住是所有!”



    “是,属下一定办好!”说完青龙连忙闪人。



    “小东西,你可引起了我的兴趣了呢!”



    男子轻轻的说着,看着远处的少女目光兴趣盎然,就仿佛野兽找到了寻觅已久的猎物。



    “主子,太子殿下好像正向这边走来?”一个暗卫突然出现。



    “太子啊....既然太子来了,那我也去瞧瞧吧!”



    男子起身向楼下走去。



    小东西,期待你的表现呢!



    .........



    这个时候,谢府门开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府门。



    谢思琪的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看就说有人忍不住吧!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哪个狗眼看人低的管家,平时对待谢思琪都是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但此刻却像个哈巴狗一样,脸上尽是讨好的笑,一双本来就小的双眼都看不到了!



    随着他的目光,看到是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女,一袭浅绿色轻纱,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气息。小脸圆乎乎的,五官很精致,但是头上那些珠光宝气的头饰破坏了她的美感。



    小姑娘身后跟着一个贴身丫鬟和二个使唤丫鬟,还有四个强壮的护卫,这一刻尽显大家小姐的派头。



    这位小姑娘就是谢家主的二女儿,谢婉如。



    大鱼没有出来,小虾米倒是忍不住出来了!



    谢婉如徐徐走向谢思琪,在离谢思琪三步处停下脚步,淡淡的扫了一眼谢思琪,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谢思琪,你不是要进府请罪吗?坐在这里是想干什么?”



    谢思琪抬头,迎上谢婉如的目光,淡淡一笑:“二姐姐觉得我想干什么呢?”



    谢婉如微微皱眉,被谢思琪的问的楞了一下。



    今天的谢思琪有点不一样啊!



    之前让她认罪的时候,怎么都不愿意,哭着喊着说自己冤枉,现在确是如此悠闲的坐在这,也不哭怨了。



    刚刚她听下人来报,说是谢思琪向府门走来,她心里认定是谢思琪受不了想要认罪,想出来看看她的狼狈样,没想到她不仅自己整理了一下仪容,此刻更是很淡定的坐在那。



    平时她没有胆子迎合自己的目光,更不用说现在的这种波澜不惊的问话。明明是她在质问她,但是莫名的给她一种此时她才是被谢思琪质问的那一个,而不是她在质问谢思琪



    谢婉如对谢思琪如此的反应感到很生气,双手不停的搓捻着自己的衣角,同时她还有一丝的不解。



    之前的事她也知道,按说被下了药,在雨中又跪了一个时辰,就是一个身体正常的人也不会此刻还好好的坐在这,不要说从小就营养不良的谢思琪了,但偏偏此刻谢思琪就是那么云淡风轻的坐在那!



    这个还是谢思琪吗?



    谢婉如眉头紧皱,声音冷冷的:“我劝你啊还是去主动认罪,我再帮你求求情,说不定我爹可怜你就不治你的罪了!让你也能有个小命继续活下去!”



    谢思琪邪笑一声:“哦?是嘛?那真是要谢谢二姐姐的好心了,但是这个认罪这一说是怎么来的呢?妹妹我有点不太明白!”



    谢婉如看向谢思琪,有点摸不清谢思琪。



    谢婉如微微一笑;“三妹妹,你是不是被雨淋傻了还是跪久了糊涂了,你为什么会跪在门前,这事大家都知道,怎么现在还来问我呢?”



    谢思琪无辜的问:“可是我真的不明白啊!我也是很疑惑呢!”



    呵,想让我做替死鬼,门都没有!不,不要说门了,连窗户洞都没有!



    谢婉如定定的看着谢思琪手握了握又松开。



    “三妹妹,你因为太子殿下给大姐下毒才被我爹罚跪在府门前,难道你不记得了吗?要不你问问大家呢!”谢婉如嘲讽的看着谢思琪。



    “对啊,我们可是都知道的,你就是想抵赖那也是没有用的!”



    “是啊,我们支持二小姐。”



    “二小姐心善,替你说情,你还是乖乖认罪吧!”



    周围的群众被谢婉如这么一扇动,又开始了各种议论。



    哼,想跟我斗,我让你连最后的脸面都给丢了!



    谢婉如想着此时的谢思琪恐怕已经受不了,羞愧难当了吧,但是事实却相反。



    谢思琪一只手抱着双腿,一只手拖着下巴:“二姐姐说的这件事啊,虽然我也挺心疼大姐姐,但是真不是我下的毒啊,不知道大姐姐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她不承认呢!不知道二小姐会这么说。”



    “估计是不敢承认吧,毕竟这罪名可不小,而且太子殿下那么看重大小姐!”



    “这事不好说哦。”



    谢婉如眼神闪了闪,随即镇定下来:“谢思琪,你给大姐下毒人证物证聚在,你还想狡辩!”



    “我这不是狡辩,这是事实!”



    “哼,事实就是你嫉妒大姐被太子看中,而你却被太子嫌弃,太子这么会愿意娶你这么个废物!”



    不愿娶我,我还不愿意嫁呢,以为我还是原来那个谢思琪啊!



    谢思琪拍拍手站起来:“二小姐,这话就不对了,你亲眼看到我下毒了?首先大小姐是天才少女,年仅十六岁就已经是四级灵力了,而我,大家都知道我不能修炼灵力,请问我怎么在大小姐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下毒,再则我没权没势,又怎么会有只有炼药师才能炼出的药!这明显就是有人栽赃嘛!”



    她的话条理清晰,也很有道理。围观群众一想,也是啊,三小姐是废物的事大家都知道,再看三小姐那一身普通不过的衣服,她要是有丹药还不用来改善自己,周围一片瓮翁声。



    “对啊,三小姐她怎么会有机会下手,大小姐可是四级灵力呢!”



    “就她那穷酸样,肯定是拿不出丹药这么好的东西啊!”



    “你们说,会是谁陷害三小姐呢?”



    “是不是陷害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是她自己贼喊捉贼!”



    “应该有人看她不顺眼,不然也不会这么凄惨!”



    什么样的声音都有。



    眼看形式好像越来越有利于谢思琪,谢婉如好像被人掐着脖子一样难受。



    “吵什么,谢家也是你们能议论的!都闭嘴!”



    谢婉如的脸色很不好看:“谢思琪,你胡说什么,谁会陷害你?!栽赃?呵,你也不怕这话说出来被笑话!就你,栽赃能有什么好处!”谢婉如不屑的说着。



    “谁知道呢!我一直本本分分的,也没有得罪过谁啊!”



    “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还敢说出来!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勇气呢!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而已!还真把自己当颗葱了!”



    “虽然我不能修炼,但是我的存在有可能挡了谁的路呢,或者有人就是看我没有人撑腰,纯粹的想让我做替罪羊!我没爹没娘,只是个孤女,谁还会在乎我呢!”谢思琪直直的看向谢婉如。



    “那也不可能找你!”谢婉如眼神有点闪烁。



    大家都有怜弱的心理,此刻谢思琪孤零零的站在那,一身破旧的衣裳,显得是那么的可怜。大家听了她的话不由的对谢思琪起了恻隐之心,尤其二爷在世的时候,又是个温和的人,大家纷纷将谴责的目光投向谢婉如。



    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谢思琪感觉谢婉如有些过分的紧张,或许谢婉如知道些什么呢!



    “太子殿下和轩王爷来了!”



    围观的群众自动的让出一条道路,并跪地朝拜,谢婉如也不例外。



    “太子殿下千岁千千岁!轩王殿下千岁千千岁!”



    谢思琪没有跪拜,她将自己的身子压低,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此时大家注意力都在太子和轩王身上,也没有注意到谢思琪不同常人的举动,但是有个人却不动声色的将这些看在眼底…

沁孤凉说:123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目

欢迎您对本作品发表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 泡妞就像便秘,磨一磨就好了!别人说我楚寒是流氓,我觉得他们是在嫉妒我,嫉妒我长得帅,又聪明!你要问我我的特长是什
  • 重生一回,钟离绾才知道自己前世活的真是一个笑话。被二娘和姐姐欺骗,痴情错付渣男,最后还落了个被活活剖腹的下场。&
  • 被同事设计,顾若汐带着一种特殊药膏闯进了总裁办公室。 “这个药膏给你,记得按时用,否则你……你那里就废了。”
关于华夏 | 联系我们 | 用户需知 | 公司招聘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C) 华夏天空小说网 2004-2017, 版权所有 杭州樱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申明:

华夏天空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作品欣赏,做最优秀的小说阅读网。 本站为开放式小说阅读网,所有注册会员均可上传自己喜爱的好看的小说,言情小说,本站所有小说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果其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登陆会员首页,在意见栏通知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该作品。

浙ICP备1201063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1802000833号

×

《特工医妃:腹黑邪王宠上天》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特工医妃:腹黑邪王宠上天》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 15,000 华夏币
  • 3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特工医妃:腹黑邪王宠上天》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投月票

  • 1张月票
  • 2张月票
  • 3张月票
  • 4张月票
  • 5张月票
  • 6张月票
  • 7张月票
  • 全部月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月票数 张,如何获得更多月票?
您已投当前作品 0 张月票,还可投 0
每次打赏本书作者 5000 华夏币,即投本书月票 1
×

《特工医妃:腹黑邪王宠上天》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