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注册
华夏天空首页 > 古言宫斗 > 胡姬 作品介绍|打赏作品|投推荐票|充值

第一章 前世

    沈念悠悠醒转,朦胧睁眼,闻着浓重的檀香,她想坐起身,但感到身子被什么压着。



    沈念费力转头,模糊中看到身旁竟是白花花的身子,从合欢被中露出一顶秃头,在刺眼的光下泛出油腻,一只粗壮的胳膊正压在她身上,杂乱而黑长的腋毛刺着她白嫩的胳膊。



    沈念被眼前的场景吓得呆住,不等她喊叫,男人已翻身压在她身上,她被压得喘不过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在做梦吗?



    她感到男人的体温隐隐渗进自己的身体,她觉得有些发呕,可却被巨大的身体压得动弹不得,眼中喷涌而出的液体顺着太阳穴钻进了她的头发里,她默不作声,任由男人继续在她身上摸索。



    他是谁?自己在哪里?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沈念回想从前,她曾贵为户部尚书沈长义之女,她也曾获得长安城众多俊俏儿郎的倾慕,可她太固执,固执地爱上了并不倾心她的广平王李俶,固执地嫁给他,即使李俶从不亲近她,即使李俶三番五次对她辱骂,甚至对她阿娘也是言辞不敬,可就算这样,她也毫无怨言,她以为这便是爱。



    昨晚,她被灌醉了。



    她曾无怨无悔的爱着一个名叫李俶的男人,这无关于他的身



    份,可他如此绝情,竟不顾往日情分把自己卖进平康坊,她命如纸薄,她认了,只是连累了阿娘同她一起受罪,这是她的错,她爱错了人,她好恨。



    男人在她身上喘着粗气,上下其手,可她除了疼痛便再没有一丝一毫男欢女爱时本应该有的反应,而且身体的痛已然麻木,她如死物一般,瞪大着眼盯着房梁。



    身上的疼痛哪有心上痛的厉害?她艰难地吮吸着早已被他



    身上的陌生男人所散发的汗臭味儿溢满了的空气,可如今的她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她倾慕一生的男人对她毫不关心,如今沦落烟花,此时此刻,她的身体正被陌生的男人蹂躏着,她的尊严正被身上油腻的男人践踏着,难道她此生只是为受到这些耻辱才坚持活到现在吗?



    屋外一个女人尖着嗓子叫骂的声音传来:“小蹄子,有了男人连老娘都顾不得了,亏得之前还装出一副清高的模样来。”



    话音刚落,一阵敲门声打破屋内的沉寂,那女人隔着门又骂道:“小蹄子,你阿娘死了,还不快起来!”



    阿娘?沈念脑袋嗡嗡作响,阿娘?死了?那是什么意思?怎么可能?



    屋外的女人又接口骂道:“不要脸的小蹄子,怪不得会被卖出来,为了男人连老娘的死活都不顾!呸!不要脸!”



    压在沈念身上的男人被吵醒,翻身坐起,沈念掀开被子,翻身下床,顾不上穿鞋,只胡乱拾了件中衣披上,三步并两脚地冲到门前,用颤抖颤栗的手慌忙打开门,一把抓住正在扯着嗓子叫骂着的浓妆艳抹的女人,哑声问道:“我阿娘呢?”



    那女人正骂的解气,被突然冲出来涨红着脸、额头上青筋凸起的沈念吓了一跳,愣愣地说:“在,在院里。”



    沈念光着脚冲向院外。



    “阿娘,阿娘怎么会?不会的,一定是她们捉弄与我。”沈念心里想着,冲到院里,远远地便看见地上放着一具尸体,披散着的头发盖住煞白僵硬的脸,身上裹着破布,沈念不由得腿软,重重地栽倒在地上。



    没人来扶她,她用胳膊支撑着身体艰难地向那具尸体爬去,那是她的阿娘吗?她的阿娘怎么了?为什么躺着不动弹?她都摔倒了,阿娘怎么会不管不顾呢?那真的是阿娘吗?



    待沈念爬到尸体旁边,她白皙的胳膊已经被地上的石子刺出血,她顾不得疼痛,手抖着撩开覆在尸体的脸上凌乱的头发。



    沈念看着阿娘合着双眼,眉头紧蹙,面容雪白,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全身不由得开始颤栗,她缓缓抬起沉重的一只手,抚着同她的手一样冰凉的阿娘的脸,她想喊阿娘起来,可是怎么也叫不出声,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抱住阿娘,紧紧地抱着,像是要把阿娘贴在自己身上,谁也夺不走,她多想一直和她的阿娘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男人抓住沈念的手,把她从阿娘的身上扯了下来,她感觉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扯开,可自己根本无力反抗,她看着阿娘被一个陌生人扛走,越来越远……



    “阿娘,阿娘,阿娘……”



    沈念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



    ……



    沈念被拖进房里,她一动不动地躺在榻上,身体已经毫无知觉,她望着房梁,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种种打击,也许,只有死,才能让自己的心好受点吧?



    “阿念,保重身子要紧。”一个穿着粉衣襦裙的女人坐在沈念的榻边安慰着。



    “阿念,广平王府的人在楼下宣你传话。”一个小婢女跑进来喘着气传话。



    广平王府?李俶?当初他狠心地毁了她,终于,败他所赐,如今的她已失了身,沦为世人眼中淫荡的妓女,甚至她连她的阿娘都失去了,她已一贫如洗,卑贱如粪土,他还想怎样?



    沈念苦笑,虚弱地闭上眼,并不说话,坐在榻边的女子叹口气,向站着的小婢女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左一右,架着轻盈的沈念下楼接旨……



    “广平王妃沈氏生一子,因怀念姐妹之情,特送来请帖,邀请平康坊沈念前去王府参宴。”护卫说完后送上请帖便转头而去。



    “参宴?平康坊沈念?姐妹之情?”沈念连连苦笑,“沈珍珠,你欺人太甚!”



    原来命运竟如此可笑,沈珍珠不过是精于算计,但如今却成了高高在上的王妃,还为李俶生下了长子,而自己呢,自恃清高,如今终于落得如此下场,老天太不公平,老天太偏心!



    李俶,如果她没有爱上李俶,如果她嫁的是一个普通的士子,也许她的阿娘还在,也许自己也会生下可爱的孩子,一家人在一起和乐融融……



    “阿娘,我对不起你。”沈念无声地控诉着。



    她看着桌上的喜帖,猛然清醒,此生种种,都是因为她的愚蠢,因为她的懦弱无能导致的,她真笨,她笨到连阿娘都保护不了,她开始痛恨自己。



    可就算清醒,又有何用,她爱慕的男人,她珍爱的母亲,她美好的年华,她所拥有的一切,都失去了,她知道自己此生已经无力回天!



    沈念坐在榻边,望着冉冉跳跃的烛火,一只飞蛾投身其间,同时发出一声脆响,化为灰烬,她的脸被烛光映得通红,幽深的眼窝嵌着一对蓝色水眸,嘴角轻抿。



    她费力地抬起右手,终于,用尽全身的力气缓缓将手向烛台挥去……



    良久,沈念模糊地听到屋外一片喧闹,直到有人喊道:“快救火!”



    在火光的照耀下,一滴晶莹的泪珠从沈念眼角滑落,滴在地板上又快速地被蒸发。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可惜没有来生,可惜她还没有报仇,也许这都是老天对自己愚蠢至极的报应,她终究是命该如此!



    沈念缓缓闭上眼睛,她用尽这一生全部的力气,轻轻吐出:“阿娘,阿念想你。”



    ……

连丛树蕙说:写的好像还是不够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目

欢迎您对本作品发表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关于华夏 | 联系我们 | 用户需知 | 公司招聘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C) 华夏天空小说网 2004-2017, 版权所有 杭州樱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申明:

华夏天空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作品欣赏,做最优秀的小说阅读网。 本站为开放式小说阅读网,所有注册会员均可上传自己喜爱的好看的小说,言情小说,本站所有小说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如果其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登陆会员首页,在意见栏通知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该作品。

浙ICP备1201063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1802000833号

×

《胡姬》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胡姬》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 15,000 华夏币
  • 3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胡姬》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投月票

  • 1张月票
  • 2张月票
  • 3张月票
  • 4张月票
  • 5张月票
  • 6张月票
  • 7张月票
  • 全部月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月票数 张,如何获得更多月票?
您已投当前作品 0 张月票,还可投 0
每次打赏本书作者 5000 华夏币,即投本书月票 1
×

《胡姬》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