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穿越架空 > 穿越之卿非卿
写作状态 《穿越之卿非卿》|作者:冰怡吖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5-09-24 14:08:41| 字数:863772|阅读:11077312|推荐:252 | 金票数:0
穿越之卿非卿
    馨児,你要去哪里啊!我愿意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她是现代的一名大学生,她自幼精通历史,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她来到皓月国,与南宫彦钧的一段情缘。
  • 本周点击:6696
  • 本月点击:6759
  • 本周推荐:3
  • 本月推荐:3
  • 签约状态:已签约
  • 授权状态:A级签约
  • 写作状态:连载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15-09-24 14:09:00
    一起的几个女人也住了手,不约而同的看向雨雪。雨雪却并不去看他们,也不在意自己脚下的残破的陶瓷碎片,和乱七八糟的桌椅板凳,径直走到南宫彦钧面前,两人相视一笑,她转身,坐在右边的主座上,“几位如此,应该也累了吧!相公,不如让管家上些茶,也免得这大热天的中了暑气!”



    听雨雪说话轻声细语的,几个媒婆眼中显然流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原本还以为这南宫家的当家主母是个怎样厉害得狠角色,能把南宫少爷抓的紧紧地。不成想,居然是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南宫彦钧看到几个人眼中轻蔑的神色,面上一冷,却并没有发作,而是温柔的望着雨雪,“你喜欢就好。”



    雨雪一摆手,几个小丫鬟端着茶水鱼贯而入,倒像是事先就准备好了一样,“各位请!”几个人面面相视,然后才接过茶杯低头喝了一口茶,冰冷的茶水喝到嘴里让几个人不由得浑身一颤,差异的抬头看着上座上的女子,“哼,不知道夫人上冷茶,是何意思?”



    雨雪扫了一眼那个长的五大三粗的媒婆,低头抿了一口茶,方才道:“刚刚在后院便听到前院的吵闹声,想来各位一定火气不小,不然怎生的会如此!是以,特意吩咐了厨房,把前几天剩下的冷茶水拿出来给各位解解暑热,这茶原本是要给后院的马儿解暑的,如今只能先委屈马儿了!”



    雨雪的话一说完,几个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颤抖着唇想要把喝到嘴里的茶吐出来,可是已经咽下去了,又怎么吐得出来呢!只能一阵干呕,脸色也难看得紧。



    雨雪抿唇,抬眸道:“这茶清凉解暑的很,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消消火气?啧啧,这家里的东西虽说不是价值连城,但是万金还是有的,怎生的砸了这么多?”虽然如此说着,可是雨雪眼中却没有一点心疼之色。



    媚眼如丝,流转之间轻轻瞥了一眼低着头肩膀微微抖动的南宫彦钧,南宫彦钧也正好抬起头,两个人的视线相交,雨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者正襟危坐,恢复了一贯的在外人面前的冷静与沉着。



    “夫君大人也真是的,在这里也不说说几位!”虽然是埋怨的话,却夹杂了几分撒娇的味道。让知道雨雪性格的老管家和小红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很一致的把头埋得更深了一些。南宫彦钧伸手握住雨雪放在桌面上的手,目光温柔的凝视着她娇嗔的小脸,“夫人在,为夫那里用得着去操心。”



    雨雪不依的抽回手,低头摆弄着手里的帕子,随意的道:“既然夫君大人把这件事情交给了我处理,那……就烦请管家仔细的瞧瞧,这些花瓶啊,桌子椅子的值个几两银子,各位穿金戴银的,自然也不会少了我们这几两银钱的,对不对?”



    雨雪先是把几个人抬高,夸奖她们穿着值钱,然后再说自家的东西不过值几个钱而已。让这几个明知道砸的这些东西是价值不菲的人,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什么理由不还钱,几个人面色惨白,颤抖着唇一双眼睛忐忑的望着一旁仔仔细细清点的老管家。



    这几个人虽然穿的还算是像样,不过是一辈子的积蓄攒下的而已。做媒婆的,家里能有几个钱?身上的这身行头,也不过是为了撑场面,不必去有钱人家提亲的时候丢了人罢了!雨雪自然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只是笑着,面上温和的看着老管家。



    小红凑到雨雪身边,俯身道:“主子,你可真厉害,看看那几个人面色白的吓人,这一次吃了大亏,恐怕以后都要躲着我们家走了!自然,也就不敢来我们家里说媒了!”小红的声音很小,也只有雨雪能听到而已。垂眸饮了一口清茶,雨雪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那几个人,“红儿,这样的事情,也只能防住那些投机取巧的。若是真的有心要嫁进咱家,这样的阵仗只怕会让人家更加的想要进来。”



    小红有些似懂非懂,雨雪却不再继续解释,只等着老管家清点完。听着老管家报数,几个人腿上一软,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大厅里,好在地上铺着流金的软毯子,否则雨雪真要怀疑这些人的屁股会不会被磕破了。



    “呀,你们别愣着啊,赶紧把几位贵人给扶起来,这一身富贵的衣服,可别被我们家的毯子给弄脏了。”雨雪摆摆手,几个训练有素的小丫鬟上前搀扶起几个跌倒的媒婆,几个人听着那数字就感觉腿软的厉害,努力了几次才从地上站起来。



    “夫人……我们,我们都是穷苦的人家,那里……那里有这么多的银钱来配这些东西啊!”终于,一个胖一些的媒婆还是忍不住了,颤颤巍巍的站出来,没了刚刚的张扬跋扈,一脸的献媚。



    雨雪心中一阵厌恶,跑到她家里来给她老公说媒不说,还敢在她家里大动干戈,像是自己的家一样打起来。现在倒好,一听银子多了,立马又变了一张脸,这样的人,真是让人厌恶的厉害!



    忍着心中的怒气,雨雪蹙眉,那双烟拢似的眉轻轻蹙起,如同遮了一层薄雾的青山,隐在朦胧的雨中。让人不由得心生一阵怜惜之情,“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各位是来为各家的小姐说媒的,这钱……那些小姐们应该会帮忙出吧!其实呢,我们家虽然外表上看上去富贵,可是大家有大家的难处,小家有小家的好处。这家大了,那里不是要花钱的!银子流水一样的出去。”



    “虽说这几样东西本是不怎么值钱的,我也不能小家子气的和你们要索赔,可……夫君大人一向是公私分明,每月给的银子也有限,若是不要几位赔偿的话,这添置物件的银钱,怕是就要从我的嫁妆里出了。”雨雪说着拿起帕子轻轻擦拭眼角,她的头微微低垂,看上去就好像是伤心落泪一样。



    几个人怎么也想不到,堂堂南宫家的家主竟然那么抠门,家里缺少了几个瓶瓶罐罐的,还要让自家的夫人从嫁妆里拿出银子添置,一时之间看着南宫彦钧的目光变了几变。南宫彦钧却恍如置若罔闻,只是自顾自的淡定的喝着茶,偶尔抬起头看一眼雨雪。



    见南宫彦钧不辩驳,仿佛这一切都是真的一样,几个媒婆更是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亏得生了一副好皮相,也有这么大的家业,没想到居然是个抠门的。想着自家那托付自己来说媒的老爷,看上的就是南宫家的家产,还指望着自家女儿嫁过来之后,生意上能得南宫家的帮忙,看来这下是泡汤了。



    想到此,当下也开始犹豫起来,要不要再继续说媒。如果这个媒真的说成了,自家那老爷却得不到一点点的好处的话,到时候自己岂不是里外不是人了!



    雨雪把这些人的面部表情看在心里,面上如是不动如山,静静地望着这些人。几个人对望了一眼,也没有刚刚的气势,笑着道:“夫人这是说的哪里话,南宫家可是这里方圆百里最有钱的人家,要是您家里还为这几个小钱犯愁的话,那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可要怎么生活啊!”有人站出来说话,几个人也都随着应和。



    怀里的小家伙一双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几个涂脂抹粉的人,看了一会,许是觉得没趣,扭动了一下肉乎乎的身子,哼哧了一声,雨雪连忙低头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道:“宝宝是不是觉得无聊了?乖乖,一会娘亲忙完了,就带你回去玩好不好?”



    “管家,一会送送几位,顺便派几个家丁跟着去收钱。本就是几个小钱,不必麻烦几位再跑一趟了。”说着抱着小家伙站起来,眼睛看都没有看一眼一旁脸色煞白的几个人,只是心疼的看着自家儿子,“宝宝乖,娘亲带你去看花花去!”站起来刚要走,想了想又站住了,看了一眼端坐在主位上的南宫彦钧。



    “夫君大人,宝宝一天不曾见你了,想你想得紧呢!”南宫彦钧放下手中的杯子,上前两步揽住雨雪纤细的腰身,身上淡淡的味道让雨雪忍不住眯了眯眼睛。这世上,只有他身上的味道最为独特,只要每次闻到这种淡淡的清香,她就会感觉很是安心。



    “那我们回后院吧!正好,我也看看我们宝宝。”南宫彦钧白皙如竹笋一般的手指轻轻地点了点宝宝的鼻尖儿,那滑腻的触感如同摸上上好的羊脂美玉一样。小家伙却好似有些不舒服的皱了皱鼻子,撇开头去,一脸委屈的抱住了雨雪的脖子。嘴巴里发出几声细小的呜咽声,好似随时都有哭出来的可能一样。



    雨雪无奈的看一眼南宫彦钧,突然发现他有的时候也会像小孩子一样,只是看着宝宝委屈的的样子,终于是忍不住道:“夫君,宝宝刚睡醒。”南宫彦钧一愣,盯着小家伙那张昏昏欲睡的小脸看了一会,最终得出结论,自己的地位还不如儿子。



    “南宫家主……您看这,能不能通融通融啊?”见雨雪不好说话,几个人可怜兮兮的看向南宫彦钧。原本就因为雨雪更亲近儿子而生气,正好有人撞在了枪口上,南宫彦钧冷下脸来,“既然夫人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我自然是不好插手的,管家,还不送几位回去。”最近这段时间他是被这些媒婆烦的也有些恼了,当下也不留情,直接赶人了。



    老管家最善于察言观色,见南宫彦钧脸上已有不耐烦之色,赶紧上前拦住想要再求情的几个人,好声好气的道:“各位请回吧!家主他累了一天了,该去休息了!”老管家的声音虽然听上去很是亲和,却有着让人不容置疑的威严。几个人被走上前来的家丁请了出去,一个个垂头丧气的。



    雨雪在前面走着,南宫彦钧在她旁边,时不时的看她一眼。后面的小红看着前面不说的两个人,不禁有些疑惑,却又不敢问什么。只好低着头,跟在两个人后面。回到后院,雨雪随意的坐在软榻上,任凭那纷纷扬扬的话花瓣落在她的发丝上。



    小家伙仰着小脑袋看着花瓣,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随着花瓣飘荡来回的转着,不时的咿呀两声,引得雨雪一阵轻笑。南宫彦钧看着那两个人,心里一阵泛酸,这小东西不仅抢了自己的位置,居然还能抢走雨雪对自己的注意力!小红在一边站着,忍不住捂着嘴笑的肩膀一阵抽搐。



    “夫君大人怎么不坐呢?”南宫彦钧没好气的看了雨雪一眼,“你就知道拿我打趣!老实交代,那个和疯了一样的女人是不是你安排的?”雨雪抱着小家伙,眼波流转,凝望着远处缓缓步来的女子。女子已然换了一身衣服,没有刚刚那涂脂抹粉的样子,看上去倒也算是清纯。



    远远地,女子就看到了雨雪,赶紧快走了两步到榻前,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雨烟见过主子,给主子请安。”女子好看的眼眸低垂,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雨雪一挑眉,示意一旁的小红上前搀扶起名唤雨烟的女子,“烟儿今天可是帮了我的大忙,快起来。”



    女子不骄不躁的站起来,却依然是谨守着本分,并没有因为雨雪的话而自大,“能帮主子做事是雨烟的福气,雨烟的这条命都是主子救的,雨烟不敢忘本。”雨雪满意的点点头,抬眸,一脸得意的看向南宫彦钧。南宫彦钧宠溺的轻点她的鼻尖儿,惹得雨雪也像是小家伙一样的皱了皱小鼻子。



    “烟儿你先随红儿下去吧!也累了一天了,是该好好的休息休息,红儿,给烟儿安排一个房间。”小红点点头,对着雨烟道:“雨烟姐姐,随我来吧!”雨烟轻颔首,动作优雅而不失稳重。倒不像是刚刚在前院大厅里时的泼妇样子,反倒是更像大家闺阁里养出来的小姐一样,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贵气。



    待到小红携着雨烟走了,南宫彦钧才收回目光,轻笑道:“说吧!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我看这个雨烟举止动作不凡,不像是能给人做丫头的,你从哪里找来的?”雨雪整逗着怀里的小家伙,闻言抬起头,随意的道:“在依红阁里见到的,见她可怜,就带回来了。”她说的很是随意,南宫彦钧的脸却一瞬间黑的厉害。



    “你居然没事跑去依红阁,你知不知道依红阁是什么地方!”他的声音里隐忍了怒气,仿佛随时都可能会爆发一样。



    “嗯,我自然知道依红阁是什么地方,不然我去哪里做什么?”她原本只是想要女扮男装去探探风声的。要知道,这传播消息最快的,无外乎是酒馆与妓院。这妓院又分作三六九等,这依红阁就是这个城市里最好的一家,一般去的都是些达官贵人,平常人家,哪里舍得一晚花费百两银子?



    既然已经决定要争一争这天下,自然是要做好完全的准备的。只是现在他们一家人都在此处过着半隐居的生活,消息自然是不灵通的。关于朝堂上的事情也知道的很少,想要了解更多,自然是要首当其冲的选择青楼了!那些高官最是风流多情,家里的总也不如外面的来的刺激。这美酒几杯,美人在怀的,任凭是多么硬的一张嘴,也能套出一些有用的话。



    更何况,美人温声细语,妖娆撒娇呢!有几个男的能受得住?到时候,还不是想问什么,就能问到什么了!只是雨雪没有想到,自己乔装一番去了之后,竟然看到了两个官兵在卖一个女子,为了价格的问题,正在和老鸨讨价还价。



    原本也没有想要多事的,只是这么偶尔的一瞥,却见那个被卖的女子一点都没有被卖的感觉,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低垂着眉眼,不哭不闹。雨雪当下不禁有些好奇,一般来说不管是什么样的女子,遇到这种事情总是要慌乱的,眼前这个女子倒是奇怪的紧。人就是这样子,越是神秘的东西就越是好奇,越是想要一探究竟。



    为此,雨雪没有上楼上的雅间儿,而是在大厅里随意的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忍着呛鼻的浓重的脂粉味道,蹙眉,饶有兴趣的看着一边争执不休的三个人。和,那个自始至终都安静的仿佛事不关己的女子,隐约之中,听到那官兵冷哼道:“五十两,我看你是赚钱赚疯了吧!这次的货色和以往的可是不一样!这是郎中令家里的嫡长女,要不是郎中令犯了谋逆罪,这小丫头怎么可能沦落到这步田地。”



    另一人在旁边附和,“就是就是,要不是原本就和你们有些交情,我们兄弟俩也不可能冒着杀头的危险把这小丫头从死牢里弄出来,为了我们兄弟俩这么拼命的份上,这钱也是不能少的,一百两!行的话,这个小丫头就留下,不行的话,去其他家,我就不相信了,这么好的一个苗子,还没有人能有慧眼!”



    两个人说着就要拉着那女子走,女子也不反抗,任由两个人拽着她,踉踉跄跄的往前走。身后的老鸨眼中闪过一丝计较,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要知道,一百两银子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要是换做平常的人家,十年都用不了这些的。



    从前雨雪在前世的时候看电视剧,那些电视剧里的大侠动不动就拿出几百两几千两的银子,让她误以为几百两几千两不过是一个小数目而已。后来穿越过来,才明白,那些大侠其实都是土豪。也难怪,整天的不用工作,只是嘴上说着行侠仗义,就可以全国的旅游。什么地方风景美丽,就去什么地方。收回自己纷乱的思绪,雨雪望着正在拉扯的两个人,清脆好听的声音在整个大厅里响起,“慢着!不过是区区一百两而已,你们若是想要,就拿去!”随手一扬,那轻飘飘的银票就好像是长了翅膀一扬飞到了两个官兵的脚下。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看向雨雪。



    只见雨雪长发束在脑后,一条银丝带系在脑后,捶在腰际,雪白的长袍松散的拢在身上,腰间一根白玉暗纹鎏金的腰带,腰带上绣着一朵朵暗纹的牡丹,看上去富贵异常。只是那身白色的袍子看上去飘逸出尘,与腰带上的富贵图案相互呼应,既飘逸又举手投足间难以掩饰的富贵。



    手中的折扇轻轻摇动着,雨雪啪的一声和尚折扇,那张无瑕的面容彻彻底底的展示在众人面前,引得大厅里的一众客人一阵讨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美的公子,要说能与之媲美的,也就只有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南宫家主可以相比了吧!只是那南宫家主的俊美,也只是众人口耳相传而已,真正的见过他的人却也极少。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小城镇里居然出了这么一个俊美无双的公子。但是要说她是南宫彦钧的话,却又不像。传闻南宫彦钧身材修长,剑眉星目,并不是眼前这个公子看上去的温润如玉。只是,眼前这个人不是南宫彦钧的话,又是谁呢?一时之间,猜测雨雪身份的声音络绎不绝,更有几个女子盯着雨雪看的直咽口水。



    雨雪轻笑,果然,这青楼里的女子要比外面那些大街上的女子行事作风上大胆了许多。要是在外面一个女子这般盯着一个男人看的话,一定会被说成是伤风败俗的!



    雨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眼睛微微一动,看着眼前两个官兵,“怎么?刚刚不是说一百两银子就够了嘛!银子已经给了,怎么还不把人留下,赶紧走?”她的声音有些冷,面对这种拿着国家的俸禄,干着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的人,如此已然是形势所迫。要不然,和他们说上一句话,她都会觉得是对自己的玷污。
读者评论共有145条 [全部评论]
0
最好的邂逅发表了评论
11  最好的邂逅携《穿越之弃妃你别逃》求评论和收藏
评论于:2017-11-03 10:36:01
1
曼淑发表了评论
11  求支持,求收藏
评论于:2017-11-01 03:31:12
5
大神浮游一生发表了评论
11  三推送上,支持!
评论于:2017-09-27 02:39:15
0
风筱凰发表了评论
11  好文笔!
评论于:2017-09-23 12:59:49
0
希璃发表了评论
11  我想说,明明刚开始没提到司徒雨雪的名字,为什么馨儿会知道司徒雨雪的名字?
评论于:2017-08-02 05:11:04
2
13671953013发表了评论
11  11 重生:女配尚在计划中-http://www.hxtk.com/books/getBookDetial.action?id=112880# 求点击求收藏求评论求票票qwq
评论于:2017-07-18 06:53:00
1
风语踏发表了评论
11  法则女皇-华夏天空小说网 http://www.hxtk.com/books/getBookDetial.action?id=112362请大家给我的文文提提意见哈~求推荐~
评论于:2017-06-20 04:45:48
22
紫落云发表了评论
11  3推
评论于:2017-05-20 08:10:45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穿越架空
作品风格:爽文
时代背景:架空历史
男主类型:冷峻坚毅型
女主类型:可爱型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打赏:26088 ,打赏排名: 57 帮助

排名 昵称 等级
陌馨雨 粉丝炖排骨
longyu 酸辣粉丝
田畇畇 清汤粉丝
冷少兮 清汤粉丝
书友20150513161335832 凉拌粉丝
索熙 生粉丝
夏安L 生粉丝
潋滟婷 凉拌粉丝
妈妈哭了 生粉丝
黑衣天下 生粉丝
×

《穿越之卿非卿》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穿越之卿非卿》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穿越之卿非卿》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穿越之卿非卿》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