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穿越架空 > 长月当歌
写作状态 《长月当歌》|作者:浅鱼草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8-06-13 18:44:58| 字数:28798|阅读:71|推荐:0 | 金票数:0
长月当歌
一场莫名其妙的穿越,带来一连串莫名其妙的故事,没有天赋异禀,没有人见人爱,没有砥砺前行,没有刻苦勤勉,甚至连运气都不怎么样,说实话,连作者都不清楚主角怎么活到本书结尾的。
  • 本周点击:71
  • 本月点击:71
  • 本周推荐:0
  • 本月推荐:0
  • 签约状态:未签约
  • 授权状态:未授权
  • 写作状态:连载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18-06-13 18:44:58
尽管已有了十足的把握进入灵剑山,但苏显还有个门槛不得不迈过去,那就是成功筑基,正式进入修真一途,不然,恐怕即使进了灵剑山,也无法修习他们的御剑真诀,这让他不得不正视起他现在修习的功法来了,其实,炼气期的功法大同小异,无非是纳气入体而已,再找更顶尖的来修行也是无益,他既然已有了一些基础,就干脆按现有的功法一路修行起来。



    当他潜心下来钻研这名叫养心诀的基础功法的时候,真心想要吐血三尺了,修行也太难了点吧,要记忆人体内很多个穴位,然后引导真气依次循环仿佛,再日复一日的拓宽自己的经脉,其实,这类书籍艰深枯燥,而且很多地方讳莫如深,无趣的很,好在他有个好家世,不懂还不能问么,府里高手多得很呢,旁人问,他们也许爱搭不理,自个问,他们生怕回答的不全面,不透彻,担心误了世子的修行,恨不能代替世子修行,可从他们的目光可以看出,这世子资质也太一般了,以至于连一向懂得逢迎的张齐,都只能勉强的夸上一句:“世子殿下的进境稳定,时日不久,必能成功进阶。”什么进境稳定,不就是资质平庸嘛,苏显也懒的多去纠缠这个事情,好在基础功法本就不难,苏显还是一步步的慢慢接近了筑基。



    到6月了,苏显这几日虽已修炼到了练气第九层,但这几日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他也无法强求,只好出门转转,顺便了结一下身体之前那位主人的旧账,他觉得苏护有些话还是有道理的,他有必要弄清楚之前这付身体的旧账有哪些,免得出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还是来到了耳桥,这次他找了个靠窗的雅间坐下,打赏了小二几个硬通货,故意把话题往自己身上引,刚开始,小二还扭扭捏捏,不肯多说有关苏大世子的趣事,担心惹祸上身,但苏显出手阔绰,又时不时给店小二戴了两顶高帽,说他机灵有主意,说话中听,迟早能盘下这店子翻身当了掌柜,那小二一时兴起,嘴巴上也缺个把门的,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一件件事情绘声绘色的从他嘴里说了出来。



    “那日那苏大少,去了幻彩阁,找了那里的头牌,潇洒了2日扬长而去,没给钱!”



    苏显脸一红,什么人呀,嫖妓不给钱,人品极差呀,他喃喃的问:“那老鸨没问他要么?”



    “问了呀,那老鸨低声下气的说多少打赏2个,意思意思就行,您猜那世子怎么应对的么”



    “如何应对?”苏显顺着话头问下去。



    “直接上去甩手就是2个耳光,说这就是赏钱..”那小二说到此处似乎亲临现场见证一般,说的绘声绘色。



    苏显:“...................”



    “这还不算,他还强抢了老鸨的两个闺女回府,说刚才钱给多了,要收点找零。”



    苏显:“...................”



    “还有城里的益元斋的佟掌柜,人家不需要,非逼着人家借他的钱,要收人家八分利呀?”那店小二又开始了新故事。



    “这,八分利是高了一点,可那佟掌柜可以拿着钱做些别的营生,应该也不至于损失太大吧”苏显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小二露出你还太年轻的表情:“要真能拿到现钱也倒罢了,那苏大世子也就是空口白牙的让那佟掌柜签个字据,约定多少多少日收利息,至于本金,那是一文钱都没见过呢!”



    说到此处,苏显都有点义愤填膺:“这不等于明抢吗?他身为世子,难道银钱还少了,要这样贪鄙不堪么?”



    “什么缺钱呀”那小二长叹一声“就是有金山银山也不够那苏大世子花的,就拿上次宝膳斋的事情来说吧,那日,不知如何,那世子想吃那酒楼的名菜玉堂春,可那道菜刚好原料用完了,没法准备,那厨子一时没认出世子,就随口胡诌道,原料需要一百头豚鱼,都取那腹下三尺的一片肉,拼成一盘菜,才能达到这道菜的巅峰口感,谁知那世子当了真,差点把全城的豚鱼都给弄了来,拿数量何止百头呀,千头都不止呢!那豚鱼原本就金贵,此刻却仅仅为了取那腹下一片肉,就取用了如此多的数目,唉,这事,我都不敢想呀”



    “确实过了点,这次他不会又没给钱吧。”苏显对过去自己的人品真有点信不过。



    “那倒是没有,可听说那苏大公子就尝了一口,就把整盆豚鱼打翻在地,还狠狠踩了几脚,甩下一句不好吃就走人了,真是暴殄天物呀”那小二做惋惜状。



    苏显:“...................”



    “你要说这苏大世子只是平时胡闹也就罢了,连别人新婚的娘子他都敢抢!”那小二又开始了一个新爆点。



    “什么,抢亲,这个劲爆,快说说细节”苏显突然来了兴趣。



    “唉,城外李员外的儿子那日迎娶媳妇,正走至城门处,也怪那日突起怪风,让那瘟神看见了新娘的样貌,当时就相中了这位娘子,也不顾她早有婚约,硬是抢回府中去了。”那小二述说起了缘由。



    “说不定是那苏大世子确实喜欢那位姑娘,迎进去做为侧妃,也算是因祸得福嘛”那苏显勉强找了个理由。



    “要真是如此就好了,那瘟神抢了新娘子,当天夜里就送了回来,说一时看走了眼,那姑娘他不喜欢了!结果,那李员外自然是不能再接受这个儿媳,她娘家也嫌她丢人,把她锁在屋子里,结果那女子竟然半夜自尽了..”那小二说到此处有点咬牙切齿,要知道,他还是单身汉呢,还有那偷寡妇内衣,拿走河里洗澡之人的衣物的事情就更别提,那事数都数不过来了。



    苏显:“...................”



    经过店小二一番叙述,苏显发现他必须重视这个事情了,回去就让张齐好好查一下,到底还有多少糊涂账,该遣散的遣散,该赔偿的赔偿。



    在茶寮也坐了不短的时间了,苏显站起身结账打发了小二,正准备走人,忽然,一个头戴斗笠的人堵住了楼梯口,



    “请让一让。”苏显感觉自己做了不少亏心事,态度都变得很平和。



    那戴斗笠之人身形一动不动,根本没有要让他的意思。



    “我要下楼,请让一下好吗?”苏显觉得自己已经脾气相当好了。



    “怎么,欠了债不还,就想走?这就是我们苏大世子的做派么”那人突然抬起头来,竟是一位婉约多姿的美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盯着他不放。



    “这,你,”苏显刚得知自己做了很多亏心事,这会心虚的紧,既然对方已认出了自己,那就不可能是误会了,就是上门找自己算账的呀。



    “这位美丽的姑娘,我好像没抢你入门当媳妇吧”苏显自己也不敢确认。



    “你胡说什么呀?”那少女矢口否认。



    “那我也没迫害你们家人吧,或者借高利贷给你们什么的吧?”苏显一时把不到脉,只能一一试探,找到了原因好对症下药。



    “什么高利贷?”那少女露出疑惑的表情,看来也不是这个原因。



    这时,苏显想到一个更可怕的可能,他该不会是逼良为娼,把这少女卖入了妓院吧,他定神一想,以苏显这尿性,还真有可能干这事,此刻,他虽已是练气9段的修为了,可他望见这少女步伐轻盈,双目带芒,功力比他只高不低,两人相距如此的近,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这位女侠,风月场上得快活,把你推入火坑是我的错,可不是我这样做,你也不能享受到男女之间的那种乐趣呀,不是么,您看您容光焕发,别提多精神了。”苏显已经不要脸的胡诌了。



    那少女听到此处,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表哥,你尽在这胡说,拿我消遣,我回去告诉姑母去!”说罢,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见来人终于离开了,他刚喘了一口气,突然想到,等等---------------那人喊我表哥,那她不就是我的--------------------------表妹!!!,那她口中的姑母不就是---------------------



    “啊,要出人命呀!”苏显像屁股着了火一般,飞一般的往府里面跑,这时,他才想起他确实有那么位表妹,只是好些年没见过面了,他一时也没想起,何况女大十八变,他也没能马上认出来。



    等苏显好不容易气喘嘘嘘的赶到了家,还是晚了一步,那少女已先一步到了王府,此刻就陪在许氏的边上,眼眶肿肿的,似乎刚刚哭过。



    这,周围气氛尴尬的无以复加,苏显真无法开口解释这件事情。气氛尴尬的可怕。



    “显儿,你也太胡闹了,旁人的玩笑,你开开也就罢了,怎么能对巧儿说哪些污言秽语呢?”那许氏开口道。



    “是孩儿一时言语失当,请巧儿妹妹原谅”苏显没法解释,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哼,你就会嘴皮子花花,没点实际行动,鬼才原谅你”那周巧背着许氏做了一个鬼脸。



    “这不是一时没认出巧儿妹妹嘛,真是女大十八变,巧儿妹妹越发的漂亮了”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苏显还是有点套路的:“谁让你自己没说清楚,硬生生说我欠了什么债,我这才误会了表妹”。



    “哼,你自己小时候说的话,自己就忘记了么,你说过等我成了年,便来娶我过门”那周巧气不打一处来。



    “啊,这”那苏显的记忆是残缺的,他只隐约记得这位表妹是他儿时的玩伴,更多的细节已经记不清了,他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许氏,却发现许氏居然露出了赞许的目光。



    这时,他才想起来,这方世界对表妹嫁表哥这个事情是能接受的,甚至还有些人觉得这是亲上加亲,并无什么不妥,但苏显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肯定是不能接受这种设定的,看来只有先稳住局势再说了。



    “巧儿妹妹,我的好妹妹,小时候说的话,怎么能当真,今天的事是为兄的不对,你有要求尽管提,表哥我一定满足你”苏显灵机一动道。



    “没错,巧儿,你有什么心愿尽管提,由我做主,他必须照办!”那许氏也出来帮腔。



    “这个嘛,这我暂时还没想好。”那周巧眼轱辘一转:“但我要你带着我在这夏口城玩上个半年再说!”



    “这可不行,我最近要去飞雪寺一趟,有正事要办,这事你姑母也是知道的。”他转向他母亲求援,他这一行,是带着任务去的,可不是嬉戏玩闹去的。



    谁知他母亲的回答让他苦笑不得,只见许氏爱溺的看着周巧,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左不过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带着她一起去吧!”



    “这,我这是前往灵剑山拜师呢,别闹”苏显在做最后的挣扎。



    “什么拜师,还不就是瞎胡闹,你要正经想修炼,王府中多得是功法秘籍,何必到他处寻去,我话就在这撂下了,不带着她,你别想出门,如果不是你父王同意了,我本来也不愿你到处...”



    眼见许氏又开启叨叨叨模式,苏显脑袋都开始疼了,只能求饶。



    “行行行,我带着她就是了。”只有先答应带着她,后面再找机会甩掉这个小跟班才好。



    好不容易从许氏这脱身,苏显就赶紧找来张齐,于忠虽然也绝对忠心,但那人是个死脑筋,很多事不会灵活处理,而张齐就明显机灵多了。



    “咳咳..”想到要说自己那些龌蹉事,苏显还真是尴尬不已:“最近我读了些论语,子道等等先贤的书,觉得之前有些事情”接着,他打哑谜一般的双手比划了一下,“就我之前做的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的妥当,你懂的,就那些事。”



    可怜张齐虽然机灵,可也被弄得五迷三道的,摸不着头脑,只能硬着头皮问:“世子到底说的那件事,属下怎么越听越糊涂呢?”



    没办法了,只能挑明说了,苏显叹了一口气:“就是我之前抓进府来的那些女子们,该放的放了,贪了别个钱财的,该赔人家的就赶紧赔人家。”说罢,突然苏显自己都觉得脸烧的厉害,什么人渣呀,干出这么些个龌蹉事。



    “这,世子您今天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那张齐简直不敢相信这话会出自苏显之口,都不敢相信。



    苏显欲哭无泪,这怎么解释呀,换我,我也不信这么个纨绔会突然转了性子来个180度大拐弯,苏显背过身,对着前厅差点要哭出来了。做个好人怎么那么难呀!



    那张齐眼巴巴的看着这世子殿下望着前厅举止古怪,似乎又难言之隐,突然一个机灵跳起来,似乎恍然大悟,“是不是因为表小姐来了。”



    “什么?”苏显愣住了,没明白张齐话里的意思。



    “您担心表小姐知道了这些事情后,惹她不高兴是吧,世子您请放心,属下一定给您处理的妥妥当当的,保管不让表小姐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张齐突然对自己挤眉弄眼,一副我懂的表情。



    苏显一阵无语中,什么人呀,脑洞这么大,有个会脑补的属下有时候还真好用,他干脆将错就错,悲愤的用力点点头,那表情像极了一个委屈的小媳妇。



    处理完这些家务事,他前往拜访明相道别,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不算长,明相是他第一个认可的朋友,他觉得有必要来道个别,寻着了明相,他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明相沉默片刻道:“如此说,苏兄是准备孤身前往了,也罢,那就让小僧陪苏兄走一遭吧!”



    “明兄也要前往飞雪寺?”苏显有些意外。



    那明相双手合十道:“此地卞林血尸一事已了,我再多作停留也是无益,何处不是修行,何必拘泥于所处何地呢,何况,小僧对飞雪寺也略有所知,那是栉树帝国有名的大宗门,小僧也一直向往着能前去拜会呢。”上次卞林血尸一事,明相很有几分惭意,准备这次弥补一番。



    苏显又不是傻子,当然看出了明相一番盛情,当下也不推诿:“能与明兄为伍,小弟求之不得。”。



    到了约定出发的时间,明相赶到的时候发现苏显早已到了,正在边饮茶边等他呢。



    “晚到了一些,让苏兄久等了。”明相欠了欠身。



    “哪有,明兄来的正是时候,那我们闲话少说,这就出发吧。”苏显大方的一挥手,一辆宽大的马车驶了过来,停在了面前,这马车很是宽大,但也不算显眼,一般稍有点钱的富户都用的起。



    “苏兄还真是思虑周全,这样甚好,我来这前还有些担心苏兄出行太过招摇,栉树虽是我大魏盟国,与我们一向交好,但毕竟是在他国,还需谨慎一些才是。”明相到底阅历不浅,懂得财不露白的道路。



    “苏兄,这马车伪装的还是挺好,简直就像是东市直接雇来的商贾之家的马车一模一样”明相忍不住又夸了一句,毕竟,能这样低调的富家子弟真心不多了。



    “你猜得没错,就是东市雇来的。”苏显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也不是他想太过低调,前些日子,为了偿还苏显之前主人的哪些旧账,他已经穷的叮当响了,连马车都是雇来的,因为已经没钱再买一匹来,唉,说多了都是泪,好人真难做呀。



    明相一只脚踩在马车上,正准备揭开帘子进去,突然听到此言一个趔趄没站稳,跌坐到马车里去了。



    “啊!”车厢里面传出来一声惊叫,苏显马上明白过来:“遭了,忘记说了。”赶忙上前去查看。



    只见那明相因为太吃惊,一时没站稳,跟早已坐在里头的周巧撞了个满怀,那周巧登时闹了一个大红脸,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谁呀,快出去!”



    “罪过,罪过!摩诘利诃!”那明相虽一向沉稳,但因为从出生以来就是和尚,从没有跟一个妙龄女子这么接近过,一时也有点手足无措。



    “误会,都是误会!”苏显赶紧进来打圆场:“巧儿表妹,这是为兄的知交好友,轮台宗的明相”



    接着他又回转过头对明相说到:“这是舍妹-----你跟着我唤她作巧儿便可,此次她也要随我们一同前往飞雪寺。”



    那周巧似乎余怒未消,双目圆睁:“哼,端的不知礼数,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轮台宗的,我看呀,也不用在那装腔作势地念经,依我看,念的都是歪经!”



    “不许胡说”苏显赶紧打断周巧:“舍妹还年轻,言语冲撞,明兄勿怪!”



    明相不敢揪着这话题继续了,赶紧转移了个话题:“令妹要一共前往也无不可,只是共乘一车,多有不便,还请苏兄另外雇一辆马车,我们再一同前往吧!”



    苏显听到此言,眼泪都快要落下来了,心里暗道:“你以为我不想呀,这不是没钱嘛,此时我们的大世子,兜比脸都干净,就雇这辆马车的钱还都是翻家底翻出来的。又不敢找许氏要,担心老人家知道了他宝贝儿子之前做的那些好事暗自伤心。”



    “明兄,你身上有钱吗?”苏显只好厚着脸皮询问道。



    “苏兄说笑了,出家人身上何曾带有银钱”都不用听他说话,看明相这打扮也不像是有钱的。



    无奈下,他只有转而看向周巧:“巧儿表妹,你带钱了么?”



    “表哥,你开什么玩笑呢,跟着沐王府的世子殿下,还需要带什么钱呀”周巧扑闪一下明亮的大眼睛,一副人畜无害的无辜表情。



    苏显一阵无语,只好劝慰明相道:“这马车还算宽敞,三人一起也不算拥挤,都是年轻人,莫要太拘泥于礼数。”好不容易说服了明相,那周巧又不依了,好在苏显用不带着她玩来威胁,总算是摆平了那小祖宗,最后,苏显跟表妹并排坐着,明相坐在对面很有些局促,突然,他望见车尾放有四口大木箱,明相开口道:“苏兄,出门在外,带这许多家当多有不便,不如取些下来,让小僧坐到车尾去,这样大家都松活些。”第一次跟陌生妙龄美貌女子这么接近,甚至鼻尖还传来少女幽幽体香,他如古井一般沉稳平和的心境居然荡起了一丝波澜,赶紧找个理由想坐到远一点的地方去。



    苏显一副苦瓜脸的表情指了指自己肩上的背囊,“我的家当都在这了,那些都是巧儿的随身衣物。”



    明相还欲开口,望见那周巧此刻双目圆瞪,腮帮鼓鼓,直愣愣的眼神咬着他,明相吓的赶紧吞了一口口水,把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明相心中叹道,看来坊间的传言不可尽信呀,都说咱们这位世子挥金如土,蛮横跋扈,瞧着像么,别说其他王府的世子了,就连一般的商户恐怕都没这么穷酸吧,明相对苏显的印象没来由又好了很多,这要让苏显知道了,恐怕只能哭笑不得了。



    一辆马车,加上集市雇来的车夫郭把式一行,四个人向着飞雪寺的方向,慢慢的远去了。
读者评论共有条 [全部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穿越架空
作品风格:轻松
时代背景:架空历史
男主类型:流氓无赖型
女主类型:幼稚型
主要人物: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暂无打赏和推荐票信息!

暂无粉丝,请继续努力!

  • 泡妞就像便秘,磨一磨就好了!别人说我楚寒是流氓,我觉得他们是在嫉妒我,嫉妒我长得帅,又聪明!你要问我我的特长是什...
  • 重生一回,钟离绾才知道自己前世活的真是一个笑话。被二娘和姐姐欺骗,痴情错付渣男,最后还落了个被活活剖腹的下场。&...
  • 被同事设计,顾若汐带着一种特殊药膏闯进了总裁办公室。 “这个药膏给你,记得按时用,否则你……你那里就废了。” ...
×

《长月当歌》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长月当歌》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长月当歌》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长月当歌》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