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玄幻奇幻 > 长魂吟
写作状态 《长魂吟》|作者:付冢紫零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8-03-02 08:18:52| 字数:316716|阅读:1954|推荐:7 | 金票数:0
长魂吟
度长老和叶长老生了个废物儿子度落之顽劣不说,不管是法术还是诗词都差得不可思议,在青雨阁被大家嘲笑欺负。苏倾清是武长老门下最聪慧的弟子,一次无意的出手解围,与度落之有了联络,日日夜夜的相处下来,那个在大家口中废物不堪的少年与他判若两人。青雨阁惊变,逆徒弑师,被推下龙溟崖,她亦随着跳下。此后青雨阁群龙无首,名门大派从此败落。



    十五年后,秦少汐带着杀意来到昆寒神州,一步杀一人,血洗青山。



    十五年后,名震九州的杀手苏白踏进青雨阁,谁的泪水默默滑下?



    秦少汐与苏白一次次的擦肩而过是杀意?还是心意?



    泪是谁的泪?心是谁的心?爱是谁的爱?



    弑师究竟为何?龙溟崖上狂风悲鸣,谪奕剑长啸,青雨阁的明天在哪里? 生当长相伴,死亦不会忘,苏倾清为这个誓言苦苦支撑,度落之亦然?
  • 本周点击:1954
  • 本月点击:1954
  • 本周推荐:7
  • 本月推荐:7
  • 签约状态:已签约
  • 授权状态:A级签约
  • 写作状态:完结
一天一更,已完稿,不会太监,欢迎入坑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vip
更新时间:2018-03-02 08:18:52
数道水柱在空中旋转,打在众人身上,巨大的力量将他们冲倒。



    训练有素的杀手被冲散,水柱打下来化作一汪水泽,遍地湿漉漉,又化作薄冰覆在众人脚上。



    谪奕剑化作一道光在人群穿梭,所过之处带起赤芒。



    池子里的水剧烈翻腾,一具尸体在水池里翻转,几乎也被卷起来。度落之看清那具尸体怔了一下,手上蓝光更盛。



    秦时汉的尸体被水浪卷起来,高高的抛到空中,又如断线的风筝直直下落。



    “师兄!”苏无姬见了不顾一切的飞向那个下坠的人,也不管自己身后空门大开。



    度落之追在苏无姬身后,待她抱住秦时汉时,双手拍在她背上,须臾杖也紧追而至打在她胸口。



    苏无姬毫无防备,前后受重击口中鲜血如注,紧紧抱着秦时汉跌落在地上。



    度落之剑指苏无姬,冷冷道:“给我解药。”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苏无姬坐在地上笑起来,笑声凄厉,到后来直接放声大笑,两排血淋淋的牙怪瘆人。



    度落之握紧了剑柄,心里不由得怵,不知道这个疯女人又要耍什么花招。



    “度落之,你真可怜,比我还可怜,哈哈哈哈。苏倾清早就死了,你被苏白骗了……”



    “你闭嘴!”



    “不敢听吗?苏倾清十七年前就冻死在休遥河里,苏白贪图她的美貌,就将自身魂魄引入她的身体,顶着她的皮囊活了十七年呐。”苏无姬幸灾乐祸的把当年的真相说出来,既然她不能好过,那谁都不要好过。



    “度兄弟,别听她胡说,她在扰乱你心神。妖女,劝你快把解药交出来。”



    苏无姬继续不快不慢道:“你是不是觉得奇怪如果我说的是真的,为什么苏倾清身上没有锁魂令?因为她修炼过引灵术,可以调控灵魂与肉体的排斥,不需要锁魂令强行压制。她说她失忆了你就相信,她功法变了,法宝变了,性格变了,你从来没有怀疑过她吗?”



    “她从来都没有失忆,她根本就没有苏倾清的记忆,她只是借苏倾清的身体欺骗你而已。”



    “我叫你闭嘴!”



    苏无姬的话就像针,一字一句扎在他心头,他告诉自己苏无姬是在挑拨离间,却又忍不住去听。



    “你以为你很痴情一直以来爱着苏倾清,但日夜陪伴你的是苏白,和你耳鬓厮磨的是苏白,你爱的是苏白,不是苏倾清,苏倾清早就死了。”苏无姬一双媚眼柔情似水,声音温柔得让人沦陷。



    度落之脑袋一片空白,只剩苏白和苏倾清的名字在里面晃动。



    倾清死了?



    倾清死了!



    苏白不是苏倾清!



    度落之张大了嘴,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我忽然有些同情你了,青梅死去,竹马移情,哈哈,”苏无姬狞笑着看着度落之,“比我还可怜。”



    度落之捂住狂跳的心,只觉得喘不过气,眼里是模糊混乱的景象。



    “小心!”空鱼惊呼一声,拉开度落之。



    但还是慢了一步,度落之右手炸开一道血雾,谪奕剑脱手飞了出去。



    空鱼刚一动,度落之比他速度更快,扣住苏无姬的手从后面抱住她。



    空鱼猜到度落之想做什么,吼道:“不!”



    谪奕剑从半空折了回来,如同一道魅影,闪电般穿过两人的心口。



    一溜血水飞出。



    叮!谪奕剑飞了很远钉在墙上。



    度落之还是紧紧抓着苏无姬的手腕,两人的身体缓缓倒下。



    心口一阵刺痛,苏无姬笑了起来,眼里的光渐渐黯淡,漫天赤红,柳树下站着一少年向她招手:“师妹,你来了。”



    空鱼将度落之抱在怀里,后者口中鲜血止不住的涌出来,他手上亮起金光护住他的心脉,但他内脏已破损,救不回来了。



    温热的水滴在度落之脸上,他视线模糊看不清空鱼的容貌,但知道那是眼泪。



    “你怎么又哭了?”度落之想抬手擦去他脸上的眼泪,但一分力气也使不出来。



    “你怎么又死了?”空鱼抱着他嚎啕大哭,“这次我又该怎么救你?”



    “答应我,你要潜心修炼,要成佛,不要成魔。”



    空鱼含泪点头:“成佛,好,成佛。”



    “送死非要选在十五这一天吗?”空中忽然出现一个男子,身穿青衣,一头蓝发随风飘荡。



    空鱼现在根本没心情搭理任何人,只管抱着度落之尽力护住他的心脉,希望他能多撑一会。



    涅圣?度落之虽看不清对方容貌,但看见那飘逸的颜色怪异的头发下意识的想到付零。



    他是来救他的吗?



    “不能救你,但我会帮你解苏白的毒。”付零似乎看透他的心思,叹了口气。



    付零的存在是为了制衡九州,逆天行事会遭天谴,既使是他也不敢太乱来。



    可他真的怕天谴吗?



    “倾清她……真的死了吗?”度落之费力的开口问。



    “是,苏无姬没有骗你。”



    心口忽然一阵莫名的绞痛,度落之眼前一黑几乎不省人事,一股温暖的真气围绕在他心头,他才勉强喘过这口气。



    已经破碎的心为什么还会疼?



    空鱼将全身真气聚在手掌,金光笼罩在他身上,哪怕只能留住度落之最后一口气,他也不愿收手。



    “涅圣,我可以……求你件事吗?”



    “说。”



    “求你……护苏白这……一世安康……”



    “你爱她?”付零的眉头微微皱起。



    度落之嘴里的血又开始涌出来,甚至空鱼都感觉到他的气息渐渐变弱。



    “不,我终于……可以去找倾……清了,我不要那个……”度落之挑了挑眉毛,每说一个字都用尽全身力气,“那个……女人和……我一起……死……”



    “好。”



    “我爱苏倾清……”度落之微微笑起来,露出血淋淋的牙,眼睛缓缓阖上,“度落之只爱苏倾清……”



    怀中的人没了生息,空鱼的手剧烈颤抖,将头埋在度落之身上无声哭起来。



    尾声



    人死后魂魄会飞到阴间,喝过孟婆汤走过奈何桥忘却一世记忆重新转世,桥边有一处叫修罗场,那里有条河,唤忘川。若有亡魂因不愿忘记心中爱人不肯转世被称作灵痴,可到忘川中枯等一千年,这一千年要承受忘川带来的蚀骨之痛,时时蚀骨,日日噬心,若能承受一千年,便能带着记忆来到心心念念的人身边。



    忘川冒着白气,阴寒无比,在里面游荡的灵痴看不到彼此,却能时时看见从奈何桥上走过的人。



    穿着白衣的女子站在忘川河中,容貌倾国倾城,她从不知疲惫为何物,目光永远落在奈何桥头。



    一个又一个的亡魂走过,没有他。



    付零的身体浮现在空中,负手看着忘川中的女子,漠然道:“你过得怎么样?”



    女子漠然答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能怎么样。”



    “后悔吗?”



    “不曾。”



    “他来了。”



    女子冷漠的脸上泛起涟漪,眼里有几分担忧,道:“他死了?”



    “对。”



    就像为了验证付零的话,度落之的魂魄和其他魂魄被鬼差押着朝奈何桥走来。



    女子呆呆的看着他,眼里迅速蒙上一层薄气。



    是你吗?让我朝思暮想的人儿。



    是你吗?让我苦守忘川的人儿。



    是你,我爱的人。



    “我不能让他看见我,我不要他进忘川受生不如死的苦。”女子回过神来慌忙后退,她忘了除了鬼差谁也看不到忘川里的灵痴。



    “他走过奈何桥就会永远忘了你。”付零道。



    女子忽然停住脚,看着站在奈何桥头排队的男子,十七年不见,他还是当初的模样。



    “十七年来,我想见他却又害怕见到他,我不愿他忘我又害怕他不肯忘我,我希望他走过奈何桥重新开始,又希望他走进忘川与我相伴。”苏倾清笑了笑,“不论如何,我只希望他快乐。”



    “他从未忘记你。”



    “我知道,他对我从未食言。”



    漆黑的夜空下,少年单薄的身影,漫天迷人的烟花,少女脸上的红霞,呼啸的狂风,怒卷的雪花,时间仿佛定格在这,绚丽的烟花拼出来的字永远的凝固在天空。



    生当长相伴,死亦不会忘。



    度落之和鬼差不知在谈什么起了争执,最后鬼差无奈的摇头,领着他朝忘川走来。



    付零看了苏倾清一眼,现身拦住度落之,鬼差见了他也行礼,毕恭毕敬的喊一声涅圣。



    “你要进忘川?”



    “我要等倾清。”



    “暴雨修罗的痛楚远不及忘川的十分之一,你决定要进去承受千年的痛苦着脸?”



    生前背负太多,死后终于解脱,度落之心情大好,笑道:“我相信她也在这河中,等着一千年后我们的重逢。”



    付零没再说话,身形消失在空中。



    度落之看着空无一人的忘川,毫不犹豫的踏进去。



    倾清,我来了。



    女子看着消失在河岸边的灵痴,浅浅笑起来,多少光阴都在这一刻被重拾,她轻声道:“我过得很好。”



    幽幽岁月山谷风,



    惊醒已然沉梦中。



    世间自有是情痴,



    寸寸相思不肯织。
读者评论共有2条 [全部评论]
6
纱夜发表了评论
11  纱夜携《幻妖少女》来犯,一推送上,支持大大,一起加油吧!望回访。
评论于:2018-02-15 10:38:20
0
林净发表了评论
11  紫零加油
评论于:2017-12-03 02:16:56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玄幻奇幻
作品风格:虐恋
时代背景:古色古香
男主类型:轻松逗趣型
女主类型:冷艳型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打赏:188 ,打赏排名: 4622 帮助

排名 昵称 等级
林净 凉拌粉丝
朱夫 Zhu Fu 凉拌粉丝
我不做屈原 凉拌粉丝
纱夜 凉拌粉丝
妆赏 凉拌粉丝
  • 听说王妃是白痴废物? 错! 王妃文能装叉扮白莲,武能拳打碧池绿茶,气死黑心后妈。 听说王妃是个鬼脸丑八怪? 错!...
  • 宗政离渊,燕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本以为娶了叶静宸,不过是个废柴,却没想到竟是个浑身带着毒刺的宝贝,但也是个让...
  • 楚枫看着身边的妻子,女儿,红颜知己,兄弟,战将,微微一笑,道:“你们后悔吗?”雪狐:“小枫,这次姐姐不会丢下你...
×

《长魂吟》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长魂吟》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长魂吟》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长魂吟》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