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惊悚悬疑 > 罪恶天使之罪恶之源
写作状态 《罪恶天使之罪恶之源》|作者:墨浅羽儿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8-02-27 06:39:33| 字数:627363|阅读:80216|推荐:436 | 金票数:0
罪恶天使之罪恶之源
将邪恶的产生归结于超自然的因素是没有必要的,人类自身就足以实施每一种罪行。



    每一起犯罪的动机存在罪恶之源,而这些行为将会在犯罪现场中淋漓尽致地体现着。



    根据犯罪行为本身的性质,这些证据将均会被收集起来,它们来自于愤怒、贪婪、憎恨,无论爱与恨,都终将会丧失所有的理智。



    在疯狂和理智之间,总会有一抹阴影徘徊。



    被称之为“罪恶天使”的莫小亭,与司徒云飞等人的携手,又如何将地狱的入口转向天堂……
  • 本周点击:80216
  • 本月点击:80216
  • 本周推荐:5
  • 本月推荐:5
  • 签约状态:已签约
  • 授权状态:A级签约
  • 写作状态:完结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vip
更新时间:2018-02-27 06:39:33
冯骥的余党被彻底清除,但不幸的是,在双方的交战中,他趁机逃脱了。



    二马被押解上车时,微微侧过头,对陈靖康说道:“陈局,我想那几个女孩子的底细你并非不清楚,她们之所以来这里,都是出自于一个共同目的。



    她们被同样的一个秘密所牵扯,这就是我常说的——宿命,放任杀戮行为,某种程度上,我们便是有着相似的目的,只不过我们所属截然不同的阵营罢了。”



    陈靖康没有说话,而是继续保持着沉默。



    二马心满意足地扬了扬嘴角,转过头对司徒云飞说道:“司徒队长,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我相信你有足够的证据指控我这个有罪之人,但别忘了,你指控的只是我这个有罪之身,没有证据指控我的合法身份——我期待——我们再相见的一天——”



    “浴火新娘案就真的没办法跟他扯上任何关系吗?”康凯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他精通易容,也可以刻意控制自己的声音,但是人的意识和本能是很难控制的,你们是否还记得,在第二起新娘自杀案的现场。



    他在高速公路的监控探头中向警方挑衅时做出的那个动作,在这个动作之后,他有一个食指抚摸鼻梁的动作,即便是他伪装成巴布时,他也曾经下意识地做过这个动作。”司徒云飞说道。



    “队长。”李小俊走了过来,他继续说道:“已经通知被害者的家属到警局认领尸体了。”



    “还有一事,方才二马提及那几个女生的事情,她们被卷入黑鲸计划的那一天,便注定是一枚死棋,若非不清楚这其中的计划,否则如何甘愿送死呢。”古辰问道。



    “她们为了‘守护’同一个秘密。”陈靖康突然说道:“这几个女生均所属一个邪教社,高旻是社长,这个社团原来有八个人,还有一个成员名叫柯筱雪。



    就在三个月之前,这个柯筱雪在一次社团活动中意外死亡,她的家人并不认为柯筱雪的死亡仅仅是意外那么简单,但由于证据不足,柯筱雪的死最后认定是意外。



    诸葛千寻落网后,交代这七个女生是被二马选上的,因为二马的手里攥着她们共同犯罪的目的——柯筱雪是被虐致死的,原本柯筱雪就患有心脏病。



    由于她曾经顶撞高旻,被社团的其他成员囚禁在一处偏僻的画室,长时间的囚禁,导致柯筱雪心脏病复发,疏于照顾,在她被囚禁的第三天突然死亡。



    这是高旻在加入黑鲸计划时,对二马说的,高旻并没有想象那般具有颇深的城府,反而十分脆弱,这也是二马挑上她的原因,这样的人很好控制,而高旻用这个秘密控制其他女孩儿,她们的导师陆韦辰对柯筱雪的死亡存有疑惑。



    之所以被杀,除了想要灭口之外,便是更加让众人失去对云飞,以及警察的信任。”



    “林景曜被杀,冯骥逃走,司鸿晖疯了,诸葛千寻入狱,诸葛千与被送回了康复中心,还有一个连翘——”陈靖康喃喃地说道,他的面色十分凝重,因为他知道,这个案子并没有真正的结束。



    “我相信小远会处理好——他和连翘的事。”司徒云飞说道。



    林远约连翘在一家距离警院不足百米的一家意大利西餐厅见面。



    在警院的那段时光,他们的经济条件只允许他们在一些节日约来这里奢侈一次,点上一份牛排和一份意大利面,几份连翘喜欢的西点,就能聊上大半天。



    但今天,西餐厅的生意却异常的冷清,除了林远和连翘两人,只有几个服侍生在收拾着餐桌,准备迎接着下一波客人。



    面前的桌子上布满了各式菜品,比往日足足多一倍之多。



    今天的连翘做了精心的打扮,林远还是第一次发觉,连翘竟然如此的漂亮。



    “林远,我们结婚吧。”连翘灌了一口冰镇汽泡水之后,发觉周身冷得更彻底了,她拢了一下头发,脸上带有一丝娇羞说道。



    “你养父同意我们的事情了?”林远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将连翘定在了原地,连翘的手完全僵住了,林远曾不止一次地询问过连翘家里的情况,连翘始终逃避这个话题,但第一次失踪事件之后,她回到林远身边时,便跟他提及过养父的事情,但她并不知道,她的养父就是林远的亲生父亲,也并不知道,她其实与林远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连翘突然失声痛哭,林远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但他并没有给予连翘安慰,而是在桌子下面攥紧了拳头。



    “林远,我想就这样留在你的身边……怎样都可以……但——有人必须要死——为了大局——”



    连翘说了一句令林远有些捉摸不透的话,但他已经没有时间询问这句话的含义了,门外进来几个警察,他们为连翘戴上了手铐,林远心知肚明,虽然连翘有被胁迫的成分,但是不能排除当年是她出自本意制造的失踪案,伤及几条无辜的生命。



    “林远。”连翘在临行前,突然伤感地说道:“我的命,是父母给的,宿命却是我自己争得,使命亦是如此,若是说后悔,就是认识你——给了你原本不该有的羁绊——太不值得了——”



    林远望着天空的边际,阴云密布,仿佛要将整个天际吞噬一般……



    南郊的空地上,一个黑影不停地挪动着身子,似乎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他的手有些颤抖,他哆嗦着嘴唇喃喃自语道:“就快结束了……”



    这时,一辆黑色没有牌照的轿车疾驰到他的身前,尘土落尽,他揉了揉被扬起的尘土迷住的眼睛,他才看清轿车的驾驶座上只坐着一个梳着一头短发的女人。



    他的神情释然了,但从他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他的唇色惨白,女人下了车,还未等合上车门,黑影就迫不及待地跳上了驾驶座,就在他启动轿车的同时,他似乎突然记起了什么事情,他摇下了车窗对车外的女人说道:“那个连翘你打算怎么处置?”



    “不能留了——为了大局——”女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愧是我修罗的女儿——她若不死——始终都是你弟弟的羁绊——这里我是不能够再回来了——所有的事情就交付与你们了——”黑影说完,便启动轿车朝着出城的方向驶去。



    直到轿车完全驶离了视线,女人转过身,从紧跟随她身后的黑色轿车上下来几个黑色西装的男人,女人朝着他们所站立的方向走去,这时她随身携带的手提电话响了。



    她的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她朝着其中一个黑衣手下微微地颔首,那个男人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西服的外套。



    女人身后的方向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巨响……



    案件结束的两个月之后。



    司徒云飞面色凝重地合上了桌子上的卷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法院并不是以杀人罪名对二马进行指控,该死,最关键的时候,还是让他逃脱法律的制裁了。”古辰咬牙切齿地说道。



    “法官说的也没错,别忘了,法院这一次是以什么罪名对他提出的指控——况且,他也并不叫二马,更不是叫冯宇寻,而是叫杜良辰。”康凯说道。



    “我们的确疏忽大意了,我们逮捕二马之前,他就曾经誓言,他所有名字背后的身份都是合法的,杜良辰——也只不过是他合法身份中的一个。”



    司徒云飞说道,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转过头,看向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莫小亭说道:“小远怎么样了?我是说连翘的事……”



    “伤心是在所难免的,不过——连翘的死确实蹊跷——”莫小亭说道:“林远说,连翘临行前曾经对他说,有人必须要死——为了大局——难道她预感到,有人要致她于死地?”



    “监狱那边给的理由是斗殴,哼,鬼才相信,无冤无仇,怎么就偏偏打死她呢。”司徒云飞冷冷地说道。



    “所以你怀疑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莫小亭说道。



    “连翘落网当日,南郊通向城外的高速路上,一辆黑色无牌照轿车发生爆炸,车身支离破碎,且没被监控摄像头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冯骥在逃,我们部署的关卡没拦截到任何可疑的车辆,所以冯骥根本不可能逃出成,老巢被端,所有的落脚点都不复存在,所以我坚信,冯骥逃出城的可能性非常大。”司徒云飞说道。



    “所以你怀疑那辆无牌照轿车里坐着的是冯骥?”莫小亭问道。



    “不是怀疑——是肯定。”司徒云飞说道:“冯骥与林景曜内斗,势必手里会攥着一股可以与林景曜为之抗衡的势力,而这股势力在暗,亦然不能被暴露,二马名义上是林景曜的手下,实际是冯骥的心腹,所以他在明处——



    除掉冯骥,以及连翘的,应该就是冯骥暗处的那一股势力吧,我想,这股势力的幕后人一定与二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否则他也不会为二马做这么多的事情。”



    “杀害冯骥,是为了独揽整个势力集团,但杀害连翘是为什么?”莫小亭说道。



    “去除二马的羁绊——二马身后的势力绝不会轻易认输,否则也不会费劲心思弄出这么多的事情,单单就指纹这一项——



    二马入狱之后,指纹录入信息,是一个名为杜良辰的通缉犯,一个名副其实的黑客,之后他装作有忏悔之心,在狱中自残,将双手伸入滚烫的开水之中,毁掉了指纹,所以,这也是法庭无法以冯宇寻起诉他的重要原因了。”司徒云飞说道。



    “那我们就任由着他几年之后大摇大摆地走出监狱吗?”古辰说道。



    “不管怎么说,他暂时能够在监狱里住上一段时间,而且他毁掉了双手的指纹,也唯有带着‘杜良辰’这一个‘合法’的身份而活着,他虽然输了这一局,但也还不至于输的一无所有。



    所以但凡他能够走出监狱的大门,他背后的那股势力势必会再有所行动,况且到时候幕后人是否会选择自保,都还是不确定的事,只要我们盯住他——杜良辰这个身份,不怕有端不掉他背后势力的一天。”司徒云飞说道。



    狱友们挤在狭窄的空间扯着在牢狱中余下不多的时光,唯有他,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开始活着——杜良辰,他隔着窗子向外望去,嘴角上扬起一道邪魅的微笑。



    他——杜良辰,诸多合法身份中的一个,只要他能够走出这里,便会重新再以一个新的身份消失于茫茫人海中,与司徒云飞较量的这一局,他输了,但并没有输的一无所有,既然以一个新的身份而活,便是老天给了他一个重生的机会。



    从狱友闲谈的口中得知,女子监狱中的一个年轻的女囚死于斗殴,两个月前刚刚进来的……他冷冷一笑,果然是一样的做事风格……



    这里都是她的势力范围,自己又怎能逃脱宿命呢……



    他瞥了一眼自己满是疤痕的双手,冷冷地笑了一下——不——唯有好好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死亡——才意味着重生……
读者评论共有8条 [全部评论]
0
小溪发表了评论
11  作者大大,新人携《灵魂摆渡之渡船》来拜访,希望回顾,谢谢,多多合作,互相关注,
评论于:2018-04-18 23:45:25
1
三岁羊发表了评论
11  三岁羊新人携《阳间亡法》《误入鬼道》前来拜访,望大神回访
评论于:2018-03-18 17:50:44
6
纱夜发表了评论
11  纱夜携《幻妖少女》来访,一推送上,支持大大,加油!望回访。
评论于:2018-02-23 09:47:12
4
18386226828发表了评论
11  三月携《弑龙人》拜访,为你投票两张
评论于:2018-02-13 04:19:25
2
寂寞少爷发表了评论
11  怎么说呢!内容不错。 在这里向大家新年快乐! 这次推联新年特赠品《新版末日乐园》。 祝大家狗年吉祥!
评论于:2018-01-18 22:03:43
2
墨浅羽儿发表了评论
11  谢谢,有大家的支持,才有小墨坚持的动力
评论于:2017-12-26 08:35:02
2
墨浅羽儿发表了评论
11  感谢大家对小墨的支持,你们的支持将会是我最终的动力
评论于:2017-12-21 09:36:10
0
【w青衫】陌凉发表了评论
11  大大加油!挺!
评论于:2017-12-16 22:41:01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惊悚悬疑
作品风格:温馨
时代背景:近代现代
男主类型:深不可测型
女主类型:温柔型
主要人物:莫小亭 馨儿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暂无打赏和推荐票信息!

排名 昵称 等级
馨恬sweet 粉丝炖排骨
乱草岗 凉拌粉丝
18386226828 凉拌粉丝
我不做屈原 凉拌粉丝
纱夜 凉拌粉丝
×

《罪恶天使之罪恶之源》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罪恶天使之罪恶之源》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罪恶天使之罪恶之源》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罪恶天使之罪恶之源》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