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豪门总裁 > 名门挚爱:权少的蜜制妻
写作状态 《名门挚爱:权少的蜜制妻》|作者:琪安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7-12-16 12:10:00| 字数:1062930|阅读:3527|推荐:1 | 金票数:0
名门挚爱:权少的蜜制妻
十八岁生日那晚,失恋醉酒的简艾爬上陌生男人的床,还大方地扒开衣服,乐呵呵地显摆:“好女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恭喜你捡到宝,我是哈比人兼飞机场。”那又怎样?她果断强吻眼前的极品男神,扑倒再说!



    酒醒之后,她逃之夭夭,以为这只是春梦一场了无痕。谁知,命运总是对她不按常理,她做梦也没想到,某日,一部天价跑车在她身边刹住,那宛如希腊天神般的俊美男子步下车来,对她暧昧一笑,问:“嘿,你睡了我,不想负责?”



    她想要走,楚天阔却一把抓回她,猛地扣住她的下颌,热吻她的红唇,畅享她的甘甜。



    简艾无可救药地迷恋上楚天阔,飞蛾扑火,奋不顾身。他带她脱离淫邪继父的魔爪,踏入纸醉金迷的富豪之家。他宠她如珠如宝,令她从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



    谁知秘密揭晓,楚天阔需要的,难道只是用她那珍贵的熊猫血型挽救他的亲妹妹?



    “喂,我爱你,你爱我吗?”
  • 本周点击:3527
  • 本月点击:3527
  • 本周推荐:0
  • 本月推荐:0
  • 签约状态:已签约
  • 授权状态:A级签约
  • 写作状态:连载
    亲爱的读者,我回来啦!
    继续写字,造梦,为爱文字,爱做梦的你们。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vip
更新时间:2017-12-16 12:10:00
这时孩子醒了嚎哭,简艾走过去,问:“呃,现在怎么办?是要喂奶,还是换尿片?”



    楚天语腹部有刀口,不方便起床,吩咐张弛:“我闻见臭气,可能是大便了。”



    “呃?叫护士来换?”



    “昨晚不是教了你好几次嘛,你说学会了呀。”



    张弛只得笨手笨脚地把儿子抱到尿布台上,解开襁褓,臭气冲天,刚打开尿布,围观的楚天阔和简艾吓得倒退三尺。



    “拉的什么玩意儿?怎么是黑乎乎的?”楚天阔。



    “胎粪呀,没听说过?过两天排干净了,就变成黄色的。”张弛屏住呼吸,笨拙地用湿纸巾擦拭那摊又黏又湿又臭的物体。



    楚天阔实在反胃,不忍直视,拉着简艾的手,对两人说:“看样子我们也帮不上忙,就先走了,有空再来。”



    二人心照不宣,疾步走出妇产科的楼层,进入电梯后,都抹一把汗,说:“太恐怖了!”



    简艾问:“你小时候难道没见过天语的大便吗?”



    楚天阔说:“我妹妹是天使呀,她小时候香喷喷的,绝对不会拉这种可怕的物体。”



    简艾噗呲一笑:“在你心目中,她不是真人呀,是芭比哦,不会便秘也不会放屁,她连汗都不会流吧?”



    楚天阔大笑,自嘲说:“可能那时我天真无邪吧,记忆蒙上柔光镜,一切都是美好纯洁的。”



    “孩子的双眼看出去的世界,和成人就是不一样,那个世界里,时间过得特别慢,一切都是新鲜有趣的,一朵花、一只蚂蚁、一块鹅卵石,就足够研究一下午。我记忆中的童年也很快乐,那时爸爸还没得癌症,总爱把我扛在肩膀上在院子里玩儿。我好想念他……”



    楚天阔紧握简艾的手:“从前有爸爸宠你,如今有我宠你,我也会陪你看花听雨,不用感伤。”



    因为剖腹产的缘故,楚天语在医院住了一周。她跟张弛都是新派人,不讲究坐月子这个不行那个伤身那一套歪理邪说,手术第三天张弛就抱着楚天语给她洗头洗澡了。住院期间,除了最亲近的几个人之外,其余的同事朋友一律谢绝访问,楚天语不想让人看见衣衫不整的狼狈模样。



    出院那一天,楚天阔亲自开一辆沃尔沃房车去接妹妹,张弛拎着婴儿篮,麻利地放到后座,用安全带系好。



    家里两个保姆已经做好万全准备迎接主人,等孩子一到就接过手来,说:“妈妈一定要休息好,赶紧去睡觉吧。”



    回家后几天,张碧云夫妇从德国赶来探视,楚天阔和简艾刚好也在场。张碧云跟他们打个招呼,就去看那孩子,逗宝宝说话:“臭小子!着急见妈妈,提前落地啦?



    她又跟楚天语讲:“孩子有点黄疸,得多给他喂奶。”



    楚天语哭丧着脸说:“医生也说多喝奶可以缓解黄疸。我已经拼命追奶了,一天哺乳十几次,几乎没睡觉,可量还是不够,他饿得直哭。”



    “给宝宝喂奶粉。”张碧云果断地说。



    “我想纯母乳喂养,现在普遍都推崇母乳。我每天都喝很多催奶的汤水,希望能提高产量。”楚天语很纠结。



    张碧云说:“拜母乳教是最可怕的邪教,好像不喂奶的妈就没爱心似的,这是道德绑架,懂吗?你不用为难自己,从前我也一度受这种邪教蛊惑,非哺乳不可,结果被吸到两边XX都破裂,衣服上鲜血淋漓,还是没有下奶,只得放弃。Lucas基本上就是靠奶粉长大的,后来牛奶羊奶都给他喝,也长这么大个子,所以你不必太固执,折磨自己。”



    楚天语叹口气,问楚天阔:“我小时候妈妈给我哺乳吗?”



    简艾心一颤,这问题,楚天阔怎么回答?



    楚天阔面不改色地撒谎:“起初喂过几个月,后来她有演出任务,就给你断奶了,你也喝了很长时间的奶粉。张阿姨说得很对,你的身体健康也很重要,如果确实母乳不够,你无需自虐。科技进步不就是为了让生活更简单吗?几十年前没发明纸尿裤的时候,还得洗尿布呢,多可怕?”



    张弛笑说:“我听说有的极端环保主义的女性,在21世纪还坚持使用纯棉制作的尿布,得由专门机构回收清洗消毒,我觉得那才是邪教,这些运输清洁和人力所制造的碳排放量,恐怕早就超过纸尿裤。”



    正闲聊着,婴儿哇哇大哭,臭气冲天,张弛叹口气,叫保姆来解决。简艾笑问:“怎么啦,敬业的奶爸怎么不去换那可怕的胎粪?”



    张弛戳她一指头:“你别在这儿冷嘲热讽,以后等你生了孩子,就知道这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



    张碧云笑问:“孩子取名没有?”



    张弛抱住母亲,说:“这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当然交给我们家最有文采的大作家张碧云女士。”



    张碧云才不趟这个浑水呢,胳膊肘捅捅老公:“你决定。”



    Schuhmacher如大梦方醒一般,说:“就用爷爷或者祖爷爷的名字吧,男孩子,有个传承的意思在。”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在这件事上,楚天语没有发表意见,横竖她可以再给孩子取个中文名作为昵称,就像张弛一样。



    张弛其实早知道怀的是男孩儿,心中已经有主意,说:“就叫Ian吧。”



    一室沉默,都是有教养有内涵的人,明白这名字的深意,是为了纪念楚天语死去未婚夫Ian。身为历史和哲学系教授的老Schuhmacher开口:“不错,简单好记,这是个古老的苏格兰名字,在19世纪风行一时,1960年代在美国是最受欢迎的婴儿名。意思也好,gift of god。”



    简艾拍手:“这名字好,宝宝不就是上帝的礼物么。”



    楚天语脸上泛起红晕,半是欢喜半是悲伤。



    于是那孩子就被命名为Ian。换好尿布,孩子被保姆抱过来,让母亲喂奶。男士们起身回避,到餐厅吧台喝一杯,三人用德语聊起来。



    楚天阔当着老Schuhmacher的面吐槽张弛:“后来我听医生说,张弛闹着要陪产,到底拉上帘子,没让他见血。结果剖腹之后取出婴儿,护士招呼他剪脐带,他看了一眼就吓晕了。”



    张弛哀嚎,百口莫辩。老Schuhmacher狂笑,猛拍儿子的背。



    “像我,真的像我。当年你妈生你的时候,不知是被什么歪理邪说蛊惑,认为自然分娩对胎儿最好,凡是用其他医疗辅助手段都有害,硬要自己生,结果折腾了七个小时都生不下来,因为你头太大,一直卡住,你妈痛得死去活来,把我两只手都掐紫。后来医生只好用产钳把你硬拽出来,我本来还扛得住,看见那个钳子,就吓晕了,等我醒来,你已经躺在你妈怀里吸奶。其实这还算好的,在中世纪,医术落后,卫生条件差,有无数女性因为难产或产后感染而丧命,其中不乏皇室和贵族女性。”



    张弛掉了眼泪,像个小男孩一样大哭:“妈妈最伟大,太遭罪了,太痛苦了。我不要天语再经历一次了,就养这一个!”



    楚天语可听得一清二楚,提高声音说:“Lucas,一言九鼎哦,只生一个!”



    秋天转眼就到,简艾重新进入校园做个“学生”。全新的学科,为她打开另一扇大门,通往知识的海洋。学得越多,越深刻认识到自己的无知。



    在班里,她是最年轻的,也是最用功的,总是背着厚厚的课本,认真记笔记,课后还要去班级群里down电子课件继续研究。



    正如张巍巍所说,其实这种EMBA班里绝大多数人都已功成名就,有一份事业,和他们交谈,受益匪浅。



    渐渐熟悉之后,同学之间就开始组织大大小小的聚会,有时只是课后到咖啡馆小聚,有时是有大别墅的老板招呼去他家喝茶。只要有时间,简艾总是积极参加。



    简艾算是半个公众人物,上流社会的圈子就那么大,她是谁,她那位著名的男朋友是何方神圣,同学们当然心里有数。一来二往,就开始调侃她。



    “几时把你男朋友带来,介绍给我们认识呀。”



    简艾早学会和稀泥那一套了,笑眯眯地说:“我会跟他说的,只要有空就叫他来。”



    她偶然跟楚天阔提起同学们的“调侃”,他出乎意料地大方:“可以呀,下次聚会,你告诉我时间地点,如果跟我的行程不冲突,我会来的。”



    简艾吓一跳:“真的吗?你千万别勉强。”



    “百万学费,不就为了在这两年内给你建立一张高质量的人脉网吗?如果我露个面可以为你加分,我当然会尽力。”



    简艾热泪盈眶,抱住楚天阔热吻不休:“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男朋友。”



    他捏她的脸:“你认识几个男人,就敢下断语?”



    “我不管,你就是最好的,best of the best!”
读者评论共有1条 [全部评论]
1
沿途nico发表了评论
11  沿途nico携无缘来访,大大写的真棒,望回访~
评论于:2017-07-19 14:13:06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豪门总裁
作品风格:轻松
时代背景:近代现代
男主类型:深不可测型
女主类型:温柔型
主要人物:楚天阔 简艾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暂无打赏和推荐票信息!

排名 昵称 等级
13585844572 菠菜粉丝
~ °微笑(^-^) ~ 酸辣粉丝
意派家具薛小姐13794183123 清汤粉丝
顾安静 凉拌粉丝
×

《名门挚爱:权少的蜜制妻》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名门挚爱:权少的蜜制妻》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名门挚爱:权少的蜜制妻》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名门挚爱:权少的蜜制妻》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