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古言宫斗 > 胡姬
写作状态 《胡姬》|作者:连丛树蕙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8-04-19 19:00:47| 字数:446682|阅读:6986|推荐:469 | 金票数:0
胡姬
    花间一壶酒,赠予君相赏。胡姬卖酒时,愿遇好儿郎。 大唐胡姬,浴火重生后,时遇安史之乱,山河破碎,兵戈不息! 在经历背叛后,她会选择黑化复仇?还是善意原谅? 两世纠葛的爱恨情仇,在今生的尔虞我诈中才得以看清,虽不能笑着原谅,但求不再浪费大好时光。 战乱纷争中,且看胡姬沈念如何在爱与恨的夹缝中挣开尘网,逍遥大唐?
  • 本周点击:6785
  • 本月点击:6816
  • 本周推荐:199
  • 本月推荐:201
  • 签约状态:已签约
  • 授权状态:A级签约
  • 写作状态:连载
日更3000!加油! 欢迎加入树蕙大宝贝的窝窝:576807671 和我一起交流《胡姬》的故事吧!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18-04-19 19:00:47
“女郎,为何这般看我?”赵福垂眸,他还是想,沈念自是不会发怒的。



    沈念向着赵福走近两步,笑容灿烂,丝毫不见得心情不好。



    她轻笑一声,问道:“以后若是李将军再来沈府,还望赵管家告知我一声,可也?”



    单凭语气,赵福没有办法窥探沈念的心思。



    “然也!”赵福只得应诺。



    他以为沈念会毫不留情地训诫自己,没想到,就在沈念听到自己答应后,便转身往回走,转眼间就消失在了昏黄的夜色中。



    第二天,也就是郡主王旸的生辰。



    沈念没有去参加宴席,不过,她准备让入画单独去参加。



    这一次,是该好好培养一下入画了,毕竟以后她是沈修仁的女人,得单独撑起一片天了。



    临行之前,沈念便叫入画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沈念坐在榻上,见入画垂眸不语,轻叹道:“抬起头来。”



    入画闻言,老老实实地抬起了头,眸中全是愧疚。



    “你将琼浆醉给了永盛酒坊,我并不怪你,只是……”沈念说到这里,按下话头,漫不经心地捏起茶盅后,小抿了一口。



    入画一直都知道沈念是个聪慧的,可她没有想到,她将酒方给了永盛酒坊的事情也被沈念知道了。



    那天她来菡萏院里找沈念,恰逢沈念在璇娘的卧房里,她瞥见空无一人的卧房中,桌子上放着的一张酒方,瞧着四下无人,她便揣起酒方逃出菡萏院,匆匆忙忙地出府。



    正自心惊胆颤,又听到沈念说道:“你不该一心想着对你不在意之人。”



    以前,入画的兄长是依靠着入画生活,所以他并没有胆量对入画不好,然而现在,入画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他自然要将入画引荐给益州王之子,好换取更大的价值。



    沈念不想去想这些不堪的事情,她淡淡瞥了入画一眼后,索然无味地说道:“莫要心存侥幸,你不去害人,可人却要来害你,唯有学会自保,自己强大以后,才能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



    她不想说的太过直白,也不想打击入画善良温暖的心,只是她又不得不让入画强大起来。



    若她不够强大,日后等沈修仁娶了妻,她又当如何自处!



    沈念深知正妻与妾之间的矛盾,妾只是男人的私有物品,可以随意被买卖,被打杀,而男人多薄情,若只靠着男人的一颗心维持着,那样的日子在沈念看来实在是很不稳固的。



    不过入画不是沈念,沈念也不是入画,她知道入画不会跟她一样抱着这样的想法。



    入画太善良了,所以她只会觉得沈修仁定会善待她,不会轻易抛弃她,所以她过得很安心,然而沈念知道沈修仁的性子,他并不是痴情与儿女私情的人,如果有一天入画阻碍了他的理想,他并不会选择入画,而是会选择理想。



    沈念自然是不会把这些话告诉入画的,她静静地看着入画,等着她如何回答。



    “入画任凭女郎处置。”入画再一次垂下眸去,低声细语地说道。



    沈念不耐烦地移开视线,冷声命令道:“今晚郡主举行生辰宴,你便去代我道贺。”



    “女郎。”入画腾地抬眸看向沈念,她真的没有想到,沈念会让她一个人去参加郡主的宴席。



    沈念没有看向入画,她只是悠然自得地抿着一口又一口茶水,笑意盈盈地盯着自己的脚尖。



    “不必惊慌,我会让赵管家陪着你,日后你将会是四郎的女人,如此不够沉着,怎堪大任!你要知道,你爱的,是一个尚未及冠,已经被封为将军的丈夫!”沈念侃侃而谈,一字一句都如铁锤一般,击打着入画的心脏。



    沈修仁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男人,做这样一个男人的女人,如果她一味地藏在别人身后,会不会不能与之并肩而立了?



    入画被噎得无语,她的唇瓣轻颤,胸口只觉得堵着大石头,已经是泫然欲泣了。



    沈念见状,轻叹一声后,站起身走到入画的面前,“何故慌乱?”



    她的声音迷软而温柔,让入画被击得破碎不堪的心一点一点地再次缝合。



    “恐令女郎失望乎。”入画哽咽地低声说道。



    沈念淡淡一笑,她还是像多年前在长安的时候一样,牵起入画的手,稳重从容地说道:“为了你爱之人,你要学会保护自己,而不是一味付出得不到回报,那样的你会让爱你之人寒心也!”



    沈念这算是解释了,她这么严格要求入画,完全是为了保护她。



    入画失神地望着沈念,这个年纪还没有自己大的女郎,却道出了她尚且没有领悟的道理,她的心究竟有多么冰寒彻骨,究竟是多么坚强的人,才能将事情看得如此通透。



    沈念那与年纪不相符的言行,真的是来自她这些年的经历吗?



    “女郎,你为何懂得如此之多?”入画痴痴然地问道。



    为何懂得如此之多?



    沈念冷笑,她也不想懂得如此之多,可是面对逃也逃不开的那些算计,稍不留意,自己就会小命不保了,如何还敢偷懒呢!



    想了想,她还是解释道:“平日里喜欢看书,更何况生在大宅之内,若是痴痴然,恐怕你我只能黄泉相见了。”



    这对于入画来说是一个很合理的解释。



    沈念并不想说自己那些梦幻一般的经历,事实上,那些似梦非梦的记忆是改变她的最根本的转折点。



    可这件事她没法对谁说出来,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



    “你要记住我的话,你得学会保护你自己。”沈念最后说道。



    再说其他的话都已经是多余的,沈念也不想再说下去。



    送走入画后,沈念便倚在榻上,这几日的无所事事,让她看起来更加慵懒了几分,然而,她迷离的眸,与那媚若无骨的娇躯,竟是像极了一只猫,更加迷人了。



    ……



    三月的长安城中



    在经历了战乱与动荡后,原本一派繁荣的长安城,多了几分肃穆。



    主干街道中的来往人群已没有当年的多,原本长安街道随处可见的胡人,此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而今日,原本的楚王府,正式换扁,改称为成王府。



    李俶,由曾经的广平王进封为楚王,而今又改封成王,在长安城的眼中,他们都知道,下一步,成王就会成为新的皇太子了。



    对于百姓而言,皇帝由谁当都是无所谓的,只要他们又饭吃,只要他们能够安居乐业,其他的都是无所谓的。



    成王府一换牌匾,府内便是宾客不断,一直有人前来祝贺。



    李俶谎称受到了风寒,对所有拜访者避而不见。



    他坐在府中,漫不经心地翻阅着古籍,这时候,有一个颇为年迈的老者突然闯进来,单膝跪地道:“禀成王,益州城传来书信。”



    益州城?



    “念。”李俶强装着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徐徐地吐出一个字。



    那老者闻言,便撕破信封,展开信纸,看着信中的内容,一字一句念道:“有一痴儿,名唤春生,自称是县主之夫,与沈府前大闹。”



    春生?县主之夫?



    李俶将手中的书往桌案上丢去,向着老者命令道:“呈上。”



    老者当即恭恭敬敬地将手中的书信递到了李俶的手里,李俶一目十行地看过,原本就板着的脸越来越黑。



    “去,宰了那个叫春生的痴儿!”李俶命令道。



    直到老者应诺离去,李俶依然紧紧地盯视着心中的内容,他实在太生气了!



    信中还说:“是夜,李良器偷入沈府,与县主密谈多时,方归。”



    他明明都警告过沈念了,可她为何还是要与李晟那厮有所牵扯,难道他离开益州城于沈念而言,是正中下怀吗?



    他磨着牙,手轻轻一捏,便将那信纸揉成一团。



    李晟,他没有办法动,也不能动。



    他本以为把沈念和李适留在益州更为安全,可他这才刚刚离开两个月,她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跟李晟走得如此之近了吗?



    皱着眉毛,李俶的拳头攥得越来越紧,他将纸团一扔,大声命令道:“来人!”



    有两个侍女亦步亦趋地走了进来。



    “通知独孤氏,今夜侍寝。”他有些报复性地命令道。



    看着侍女离去,李俶有点失神,一时间心中似是有什么东西丢失一般,感觉空洞洞的。



    如果李晟真的近水楼台先得月了,那他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吗?



    这样想着,李俶已经是再也坐不住了。



    那个李晟手握重兵,他没有办法得罪,可是沈念,他是不会放手的。



    “来人,备车,去益州。”李俶当即命令道。



    去益州,这个决定实在是太过仓促,以至于门外的侍卫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方才那老者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李俶这般命令,当即走进大厅,小声地提醒:“圣上命殿下十日之后去陇西与沈将军回合。”



    李俶眉心又皱紧了几分,他怔怔地站在原地,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不放心沈念,可不放心又能如何,他还有他的天下等着他。
读者评论共有19条 [全部评论]
3
连丛树蕙发表了评论 置顶
11  感谢大家!
评论于:2017-06-30 15:49:46
2
梦月花妖发表了评论 置顶
11  很好看。*油!大大
评论于:2017-05-29 02:18:30
0
MYTKING发表了评论 置顶
11  很好看的小说(≧▽≦)更更更!
评论于:2017-06-11 00:11:06
9
雪小白发表了评论
11  三推回访!!
评论于:2018-04-17 06:42:05
2
火之刑发表了评论
11  火之刑携《薄情君郎》来访,支持大大,加油!望回访指点一二。
评论于:2018-03-23 08:28:29
6
纱夜发表了评论
11  纱夜携《幻妖少女》来访,一推送上,支持大大,加油!望回访。
评论于:2018-03-01 06:09:36
2
安雨诗发表了评论
11  三推送上,加油加油,么么哒
评论于:2017-08-23 09:34:59
2
安雨诗发表了评论
11  三推送上 么么哒
评论于:2017-08-22 11:09:41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古言宫斗
作品风格:生死
时代背景:古色古香
男主类型:冷峻坚毅型
女主类型:御女型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暂无打赏和推荐票信息!

排名 昵称 等级
连丛树蕙 粉丝炖排骨
安雨诗 清汤粉丝
桃李不言 清汤粉丝
雪小白 凉拌粉丝
洛雨笙 凉拌粉丝
伟大的希哥哥 凉拌粉丝
追寻永恒 凉拌粉丝
末日棒槌 凉拌粉丝
纱夜 凉拌粉丝
  • 听说王妃是白痴废物? 错! 王妃文能装叉扮白莲,武能拳打碧池绿茶,气死黑心后妈。 听说王妃是个鬼脸丑八怪? 错!...
  • 宗政离渊,燕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本以为娶了叶静宸,不过是个废柴,却没想到竟是个浑身带着毒刺的宝贝,但也是个让...
  • 楚枫看着身边的妻子,女儿,红颜知己,兄弟,战将,微微一笑,道:“你们后悔吗?”雪狐:“小枫,这次姐姐不会丢下你...
×

《胡姬》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胡姬》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胡姬》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胡姬》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