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豪门总裁 > 骄妻难追:爵少的致命温柔
写作状态 《骄妻难追:爵少的致命温柔》|作者:向暖~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7-10-15 01:36:58| 字数:471606|阅读:24385|推荐:58 | 金票数:0
骄妻难追:爵少的致命温柔
    初识,她为了完成任务设计他,他说:“女人,我不管你是哪来的,来干嘛的,你只要取悦我就够了,我对你的兴趣久一点,你就能活得久一点。”后来,她多番逃跑反抗,他说:“财富,地位,权利,宠爱,你特么还想要什么?”结果,他不知不觉沦陷,她却始终不相信他,他说:“你个蠢女人,我如果只是想玩弄你,只需要一个手指就够了,犯得着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么?!”
  • 本周点击:11456
  • 本月点击:13056
  • 本周推荐:2
  • 本月推荐:20
  • 签约状态:已签约
  • 授权状态:A级签约
  • 写作状态:连载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vip
更新时间:2017-10-15 01:36:58
“今天之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不准再接生意。”



    陆璃笑容凝滞,渐渐眯起眼:“包养我?然后玩腻之后一脚踢开我?可惜我不喜欢一直和同一个男人上.床。”



    “你没得选择。”容以安对她的拒绝不以为然。



    “为什么?”怎么又对她感兴趣起来,这可真是大麻烦。



    偶然耍耍手段骗他不难,若长时间相处,不露陷实在不可能。



    何况他是个聪明的男人,现在不过是被自己恶意打造的贪婪面孔蒙蔽了,始终会暴露自己的真面目。



    容以安低头在她唇上重重吸吮一下,冷笑:“我看上了你。”



    他的笑让陆璃心发虚,感到他环绕自己腰部的手,如同一条枷锁。



    正无声无息把自己困起来。



    “容少开什么玩笑,你看上了一个妓.女?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死。”陆璃冷嘲。



    容以安玄黑的眼眸一瞬不瞬看着她,好像自己也有些迷惑,不过他一向是个随心所欲的男人,他挑起她的下巴,不以为然:“虽然你是个妓.女,不过大概也是妓.女中的佼佼者,古代不是一样有很多名妓被皇帝宠爱,你何必那么惊讶。”



    陆璃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思维了,他是在安慰她还是安慰他自己。



    “是,我觉得很荣幸,以为只得和你一夜.情,没想到高贵的少爷还想包.养我,这是我求也求不来。”



    容以安伸出纤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的侧脸,触摸着那像生在在她肌肤之上的藤蔓玫瑰,慢慢向胸.部蔓延。



    他眼里渐渐染了一抹情.欲的味道。



    “你和一般妓.女不一样,虽然你也同样贪婪、拜金,但是你比她们多了一种爆发力,那种生在你灵魂里的爆发力,会不时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我对这很感兴趣,你勾起我玩心了。”



    陆璃沉默。



    看来……这趋势真是越来越不受她控制了……真头痛。



    “那么少爷什么时候会对我没兴趣了呢?”



    “看你的能力了,或许一天,或许一个礼拜,或许一个月……”容以安淡淡笑。



    陆璃越听越心惊,这是什么意思,他对自己真的有兴趣到这种地步。



    “……或许一辈子。”他暧昧在她耳边吐息,却森冷讽笑,“只要你有这个能力征服我的话。”



    既然这么极尽手段的接近他,就让他看看她的能力和目的。



    陆璃脸色一白,偏偏脸上还要装出欢喜:“我会努力的。”



    正说着,容以安豁然将陆璃抱起,陆璃这才意识到,电梯门早已开了,而他们到的,不是比赛会场!



    “你干嘛?!”陆璃下意识地慌忙问道。



    随即却又意识到什么一般,赶忙勾唇,力图平静的开口:“容少,现在好像是白天吧?”



    容以安轻笑,压住她的身子更用力了几分,眼底升起不加掩饰的浓浓欲.望,手指轻佻的抚摸着她耳垂,享受着身下柔软的躯体。



    “白天?白天才更有趣,不是吗?”



    陆璃心慌起来,着急的找借口:“那至少让我先去洗洗澡。”



    “不用了,你现在这样很好。”



    容以安暧昧的笑着,手指轻轻挑开她旗袍的盘扣。



    暗魅的目光落在她脖子上那美丽的藤蔓玫瑰上。



    那玫瑰的枝条,一直一直延伸到她的衣服下,向那洁白胸脯蔓延……



    光是想象,就让他眼中的浓浓欲色急剧加深,口干舌燥无比。



    只想把她一下子剥光吞下去。



    陆璃看到他那洋溢这极度危险的眼神,心紧张的几乎跳出来。



    可是这种危险的情形下,越发不能紧张。



    她镇定心神,扬起一抹媚笑,勾住他脖子,轻佻在他脸上啵了一下。



    诱惑的说:“别急,让我来侍候你。”



    但这次容以安居然不受诱惑,低头深深吻在她颈上的玫瑰上,不断吸吮着。



    “女人主动虽然也是不错的体验,不过我更喜欢自己动手,剥开神秘的礼物。何况怎么能让你一直侍候我,这次换我来侍候你,别担心,我会很温柔,当然你喜欢粗暴也无妨。”



    他慵懒的挑眉,埋头不住吻她的雪肤。



    晕,谁要他侍候,什么温柔,什么粗暴,受罪的还不是她。



    陆璃这回真是急死了,若无法催眠他,自己真会被他吃掉。



    她才不想失身给他,该死的混蛋,这回只能装病了。



    所以当容以安意乱情迷的把她的旗袍褪到一半时。



    陆璃突然缩着身体,痛苦的扭曲起来:“啊,我的肚子突然好痛,痛死我了。”



    容以安的热情被泼了一大桶冷水。



    他疑惑的停下手,古怪的看着她,讥笑:“你的病来得真是时候。”



    他在怀疑自己。



    陆璃也明白,装病不是装着叫几下就行了。



    关键是脸色也真像病了,才有说服力。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么难受你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陆璃伸手往自己的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这次掐得太过了。



    顿时痛得她眼泪几乎冒出来,额头冷汗直冒,嘴唇都痛得白起来了。



    这回不病都很像有病。



    果然,容以安脸色的疑惑之色消去。



    急忙扶着她,快速问:“怎样,你肚子真的很痛吗?”



    “痛死了。”



    容以安立即翻身下床,把她从床抱起来,摸出电话吩咐管家准备好车子。



    一路飞奔至医院,路上还很体贴的问她是不是痛得很厉害。



    把她抱在怀中轻柔的拍着,陆璃被他诡异的举动弄得心神都乱了。



    完全不明白他怎么对自己那么好。



    不过随即又想到他是花花公子,对付女人自然有手段。



    刚开始有兴趣时,自然当宝一样对待,等待厌倦了,还不是残忍的抛弃。



    她怎会对这花花公子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能乱想啊,这种男人绝对不适合她。



    到了医院,就是一段悲惨的经历,为了把戏演真实。



    也为了让容以安暂时没法对自己提出上.床要求。



    陆璃对医生描述了一遍肠胃炎的症状,所以医生给她掉了一瓶消炎药水。



    陆璃觉得自己牺牲真是大了。



    没病都挨针,幸好一般的消炎药水对人才的危害不大。



    不过好在,经过这一番折腾之后,容以安那男人竟然同意送她回家!



    总算躲过一劫,陆璃暗暗庆幸。



    很快,陆璃的小公寓到了,她赶忙从包里摸出钥匙,正要开门,忽的,她的手陡然被一个大手掌牢牢握住了。



    陆璃大惊失色,脚下立即反踢出去,可是对方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



    立即用脚狠狠的把她双腿压住,倾身过来,把她整个人抱入怀里。



    陆璃霍然抬头,看着黑暗中似笑非笑的俊脸,她身体瞬间僵硬,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扑面而来。



    “你……?”



    陆璃心渐渐不安起来,心慌意乱……



    “别那么慌……”说着,“咔嚓”一声,门被反锁起来,令人心惊。



    容以安看着满脸苍白,努力维持镇定却无法镇定的陆璃,心中忽的冒出一种无名的怒火。



    她竟然那么怕他,一副畏惧讨厌他的样子。就那么讨厌他吗?看来以前那副爱慕巴结自己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她的假面终于慢慢被撕开了。



    这个女人竟敢愚弄他,当他是白痴吗?



    他嘴边扬起讽刺的笑,一步步逼近她,看着她紧张的后退,惊恐警惕的盯着他。



    “咱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你有那么怕我吗?”



    “你、你别过来。”陆璃满心恐惧,她才发现,这个男人狠起来就是个可怕的恶魔。



    平日一副优雅有风度的样子,发起怒来,却让人觉得诡异的变态,从心底就生出难以言喻的强烈畏惧。



    容以安听了她的话,竟然意外的停住了脚步。



    但是陆璃却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因为她发现他在脱衣服,优雅的一颗颗解开衬衫的扣子。



    他的眼睛像黑色的欲.望漩涡,如同残酷的猎人般盯着她这个无处可逃的猎物,发出无声的笑意。



    “怎么,我还不能满足你吗?”



    陆璃看着他的扣子解开,露出结实性.感的胸膛,更让人觉得危险。



    疯了,这个男人真的打算强.暴她吗?不要,她不喜欢这个男人,更不想自己的第一次被他占去。



    可是她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她不是他的对手,怎么办好?



    惊慌之下,她也顾不得反抗会更惹怒容以安,狠狠的抓起床边桌子上的东西当武器,把花瓶,装饰品,乱七八糟的扔过去。



    容以安倒是一个措手不及,急忙闪开。



    陆璃更捉住机会抓起东西,死命的扔他,趁着他躲避的空档向门口冲了过去。



    她一定要冲出去,否则今晚她一定会被他凌辱到死的。



    她不敢想象那可怕而屈辱的场景。心几乎跳出来,她紧张的握着门把,想打开,可是那门把却很奇怪,她竟然打不开。



    而后面已经传来可怕的压迫力,门还没打开,她眼睛瞪到最大,心底猛抽一口寒气。



    容以安冷笑着拖她回来,一脚踢在她的膝弯处,她痛得一下子站不住,失力跌倒在地上。



    容以安却快速半跪下来,双腿把她直接压在地毯上,狠狠制住她的手脚。



    午夜暗昧的灯影,天花板上水晶灯闪动诡异的光,灼热的空气中只听到她惊恐急速的呼吸声。



    容以安那俊美得惊人的脸容融入阴影中,他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意。



    冰冷的手扼住了她脆弱的下巴,把她那倔强惊慌的表情尽收眼底。



    “嘶”一声。



    他的手掌肆无忌惮的滑入她的衣服,猛然撕碎,裂帛的声音叫人惊恐欲绝。



    在陆璃惊怒羞愤的目光中,他重重握住她胸前的柔软,肆意揉捏着,带着难言的幽暗味道。



    “小东西,如果……”他低魅沙哑的声线骤然贴近她耳边,带着深渊般的残酷,“记住,你永远都只属于我容以安一个人……”



    他倾身压上她,欣赏着她苍白失血的脸容,湿润的唇含住她的耳垂,声音温柔无比:



    “既然处心积虑地接近我,怎么死到临头,倒装起欲迎还拒了?”



    陆璃震惊得瞪大了眼睛,“放开我,变态,我不是你的女人,你没有权利这样对我,给我滚。”陆璃死命的挣扎着,想努力推开身上的沉重身躯。



    容以安一听,脸上的讽刺变成了疯狂的怒气,看来他对她是太宽容了,让她不识好歹。



    嘶嘶嘶,又是几声衣物碎裂的声音,陆璃的衣服被撕开了几块,露出纤细洁白的身躯。



    “不是我的女人,你还想做谁的女人?我清楚的告诉过你,别挑战我的耐心,我的手段你承受不起。”



    容以安把她的内衣也扯掉,露出雪般柔软洁白的身躯,在空气中微微颤抖着,带着迷人的香气。



    他幽暗的眼底顿时跳起一道灼热的火焰,充满了暴戾。



    “真美,没有男人能抗拒得了你这迷人的身体。”



    容以安低下头,唇落在她身上。



    陆璃恨得要死,心中更是恐惧到极点,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



    容以安狠狠的把她的双手扣在头顶上,然后灼热的嘴唇饥渴的在她洁白的身躯上游走,从她的颈脖一直吻到肚脐。



    他很粗暴,力度大得惊人,吸吮得她的肌肤都生痛,雪白的身躯留下一道道嫣红的吻痕。



    陆璃害怕到极点,双手和双脚都被他牵制住,根本反抗不了。



    眼泪无措的惊恐流下来,对未知事情的恐慌让她忍不住咬牙求饶:“容以安别这样,求求你……不要、不要……求求你放了我。”



    容以安从她柔软的胸前抬起头来,看着她满脸的泪痕,却没有一丝怜惜的冷笑:“太迟了,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能饶恕你吗?你只能用你的身体来平息我的怒火,还有……欲.火。”



    说完,他带着薄茧的手掌从她的腰间滑落,把她哆嗦的双腿分开。



    陆璃吓得快要疯了,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恨意顿生。



    她愤恨的尖叫起来,张口大骂:“滚,别碰我,你这个恶心的男人……”



    极度恐惧的眼睛睁大到极点,眼泪像缺堤一样流下来,可是却抗拒不了他的强势侵犯。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种事太可怕,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不要……



    可是她的臀被他双手紧紧扣住,娇小的身体被勒入坚硬的怀抱中,两人的肌肤紧紧相贴,还来不及意识到什么,下.身一瞬间被撕裂般痛起来。



    她恐惧瞪大眼,痛得情不自禁痛呼出声,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从没被进入的过领域,被强势的入侵,如同被刀子剜过,让她感觉整个身体痛得颤抖,好像被撕开了几块,只能感觉到痛。原来这种事那么痛,那么可怕,简直像噩梦一样,却比她以前做的那个噩梦痛苦万倍。



    “好痛……滚出去………”她痛苦的哭着尖叫,恨极的推搡着趴在她身上的容以安。



    容以安身体僵硬了下,不可思议的抬头逼视着她,心底闪过惊诧,看到她那恐惧,痛苦无比的表情,他的心不由得软了一下。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她竟然是第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该是这样的。



    一瞬间他脑海闪过很多疑惑,但是这样的情形下,已经让他没有心思去细想。



    那柔软的身躯,香甜清纯的味道,确实是没经人事的少女独有的。



    她惊恐泪流满脸的表情,如此柔软和倔强,更激起了他的爱怜和欲.望。



    原来他是她第一个男人,他的怒气和妒忌顿时消退了不少,心头涌起欢喜。



    “别怕,一会儿就好,乖……别乱动,抱歉,我会温柔对你的。”



    在他诱惑的声音下,陆璃果然不敢再乱动,只是眼里还溢满了泪水,显得那么凄惨可怜,让容以安不禁对她更怜惜起来,停了下来。



    他低头怜惜的吻住她咬破的嘴唇,把血腥卷入唇齿中。



    陆璃死死的闭着嘴巴,却被他强行的撬开,他的吻技极好,咬噬、舔弄、吸允着她的唇瓣,让她避无可避。



    他的手也没有停下来,从她的腰侧贪婪的摸索着。



    直到僵硬的身体渐渐绵软下来,不再紧绷成一团,他停顿的动作又再度挺进。



    陆璃含泪的忍受着,因为她知道反抗会更痛。



    尽管容以安动作已经温柔了很多,可是还是很痛,无论身体,还是心,都碎了。



    ……



    终于他吃饱餍足,完事了,陆璃才蜷缩着疼痛的身体,背对着那个侵犯她的男人,恨恨的流泪。



    她惹错了男人,最终连清白都丢掉了。



    一双手从她身后环过来,抱住她滑腻的肩膀,把抱入火热的怀抱中。



    陆璃全身僵硬,身体再度颤抖起来,害怕他又要对她做刚才的事。



    经历过刚才破身的痛苦,她真的很怕、很怕,那种力量的巨大差距,那种无法反抗的绝望和痛苦,再也不想经历一次。



    她不敢动,也不敢反抗,容以安的身体却紧贴了过来,他搂住她从背后吻着她的头发,缠绵的吻着她细滑的颈脖肌肤,呼吸粗重又滚烫,让她哆嗦起来。



    更可怕的是她能感觉到她腰上被硬又烫热的东西顶住,经历过男女之事后,她知道那代表什么,更觉恐惧。



    仿佛感觉到她的害怕,容以安压过来,含笑咬住她的耳朵,手指安抚般摸着她的头发。



    “别怕,暂时不会碰你,我还没那么坏,立即又对你出手,你太紧张了,这种事越紧张就越痛。不过你真是意外的甜美诱人,比起其他女人,你给我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我很喜欢你,真的。”



    陆璃咬住牙关,心中冷笑,让他能感到满足,大概是因为对她不屈的征服吧!



    见她发抖得更厉害,容以安眼底染上了一抹淡淡的怜爱,收紧手臂,将她纳入怀抱中,紧紧抱住。



    轻柔的亲吻着她松软的头发,还有唇角。



    他越是温柔,陆璃却觉得越恐怖,紧紧的闭上眼睛。



    容以安吻了她一阵,呼吸更沉重,陆璃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他的情.欲高涨,心惊不已,不知所措。



    “怎么办,我还想要你。”他沙哑的咬住她的下巴,带着一抹稚气的哀怨。



    “……”



    陆璃身子一颤,强忍着泪水,痛苦的缩成一团,她知道她反抗不了。



    可是,他只是不断亲她,紧贴在她脚间不断摩挲,然后就闷哼着用手释放了,并没有再碰她。



    陆璃觉得难堪恶心,又无奈,掉入这个恶魔的手里,恐怕她永远都翻身不了。



    “好了,做完爱做的事,咱们也该来谈谈一些问题。”



    容以安终于想起各种不对劲的事情来,眼中闪动精光和探究。



    “譬如你怎么会是处.女,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见面的第一夜,似乎做得很疯狂,不过虽然印象中很畅快淋漓,但是却想不起具体的经过,这真让人奇怪呢,小东西,你不觉得应该解释下吗?”



    似笑非笑的声音带着懒洋洋的态度,那口气中的疑惑,足以表明他已经怀疑那一晚的事情并非真实。



    陆璃脸色惨白,那天的事如果被他知道了,那么接连下来,就会引出一连串她隐瞒的事情。简直就像多骨米洛牌效应,那么她的真实身份,就会全暴露在他面前,她就更无法逃了。



    经过今晚的事,她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无论如何都要从这个恶魔身边逃跑,那么她又怎么亲自揭露自己的底细。



    “我……好累,可以以后再问吗?”她的声音显得格外虚弱,一副娇花不胜凉水的柔弱,楚楚可怜,令人怜爱。



    难得见到她这样示弱的姿态,眼中还带着隐隐的泪光。容以安一愣,心中泛起淡淡的柔情,觉得她这样的模样,也挺让人疼爱的。



    他搂住她,狠狠咬了一口她肩膀上嫩滑的肌肤。



    “好吧,看在你今晚是第一次的份上,暂时放过你。你一直出乎我意料呢,那么神秘,我倒是愿意慢慢的一层层揭开你的神秘面纱,这也是一种奇妙的乐趣,猜不到结果的事才吸引人,不是么?”



    陆璃侧身,眸子变冷,她才不会让他继续揭开自己的面纱,她一定要逃。



    “不过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了,记住。”



    容以安贴着她的耳根霸道无比的宣言,陆璃紧紧闭上双眼,这一刻,她真的就想这样死去……
读者评论共有17条 [全部评论]
5
森谀发表了评论
11  森谀携《爱,然后被爱(又名:Love And Be Love)》来访,希望大大继续加油,也希望大大有空回访一下,大家共同进步。
评论于:2017-08-20 02:58:36
3
古娜发表了评论
11  支持,共同加油!请互相支持!古娜《辟邪驱鬼录》本书郑重说明: http://www.hxtk.com/books/getBookDetial.action?id=77707 1,本书纯属虚构,千万不要当做是真实故事!切记!阅读时要反复提示自己! 2,看完两章后,请休息。如果不喜,请关闭,这时你是幸运的,如果喜欢这本书,请第二天再读,不要一天读太多,尤其是你躺在床上的时候...
评论于:2017-07-10 10:12:55
3
古娜发表了评论
11  支持,共同加油!请互相支持!古娜《辟邪驱鬼录》本书郑重说明: http://www.hxtk.com/books/getBookDetial.action?id=77707 1,本书纯属虚构,千万不要当做是真实故事!切记!阅读时要反复提示自己! 2,看完两章后,请休息。如果不喜,请关闭,这时你是幸运的,如果喜欢这本书,请第二天再读,不要一天读太多,尤其是你躺在床上的时候...
评论于:2017-07-10 10:12:54
2
挽晴殇发表了评论
11  神族公主阿兰若与纳兰子兮相爱,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奶包。在他与别的女人大婚之时,阿兰若魔性突发,变成了另一个人。她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在神魔大战时,纳兰子兮亲手用他送她的利剑刺向了阿兰若的胸膛。继而穿越到现代摇身变成千金大小姐,奇迹般的发现他竟然是跟自己有婚约的总裁,不要这么坑爹啊!某女想要逃婚,某男邪魅一笑:“你跑什么,难道你不要我们的儿子了?”而某女无奈,只好答应结婚。条件是:不许同房!结婚后,某女被某男压在床上。“喂,不是说不同房吗?”某男耍赖,“不同房,可是同床啊!”结果第二天早上,某女又下不了床了。 挽晴殇携《阿兰若》来拜访,么么哒
评论于:2017-06-13 05:18:14
0
Owen发表了评论
11  比阴阳两隔还要难受,男友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作为女子是否有足够强大的能力完成猎杀游戏,粉碎 幕后黑手组织,救出男友?答案就在电影《孤岛少女》
评论于:2017-05-25 01:46:10
0
一季花开发表了评论
11      大大加油
评论于:2017-04-12 08:17:42
2
刎痕轻触发表了评论
11      四推送上,大大加油,欢迎回访(* ̄3 ̄)╭?
评论于:2017-02-23 13:04:52
16
禹诺发表了评论
11      [color=red]打赏188华夏币,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color]
评论于:2017-02-11 15:46:40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豪门总裁
作品风格:爽文
时代背景:近代现代
男主类型:深不可测型
女主类型:淡雅型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打赏:1928 ,打赏排名: 943 帮助

排名 昵称 等级
萱呀么萱 清汤粉丝
浅蓝蓝 凉拌粉丝
找攤丶買幸福... 清汤粉丝
禹诺 凉拌粉丝
心想事成 凉拌粉丝
15198521909 凉拌粉丝
语妹 凉拌粉丝
坤尼困困困 凉拌粉丝
13922317711 凉拌粉丝
13159860250 清汤粉丝
×

《骄妻难追:爵少的致命温柔》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骄妻难追:爵少的致命温柔》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骄妻难追:爵少的致命温柔》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 4张推荐票
  • 5张推荐票
  • 所有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骄妻难追:爵少的致命温柔》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