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首页 > 穿越架空 > 枕上邪王:夫君别猴急
写作状态 《枕上邪王:夫君别猴急》|作者:浅晓萱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6-12-30 19:26:48| 字数:699496|阅读:1966|推荐:0 | 金票数:0
枕上邪王:夫君别猴急
    一次不知是无意的穿越还是命中注定的那份千年羁绊的缘,令萧艳穿越到了架空的紫龙国



    因一纸诏书嫁给脾气暴躁,冷魅无比动不动就掐人脖子,一发火就双眸赤红,额间火莲妖化的轩墨澈。



    面对一挥手就能震碎周围事物的冷魅王爷,萧艳双手叉腰,压根儿没把他爷爷的放在眼里



    心情不好就当着丫鬟仆人的面甩他几巴掌,看他不顺就踹他的屁股,喜欢他的卧房直接把他赶出房



    成亲第二天就被关进了柴房,某女一气之下烧了王府柴房



    成亲第三天就被送进了青楼,某女却在青楼跳舞赚银票



    媚药来袭,某女被某王一次又一次的蹂躏........



    面对如此蛮横无理,泼辣无比,嚣张的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女人,轩墨澈冰冷的心却在一步步融化,对她宠爱至极。



    她走到哪儿?他就把她抱到哪?生怕她走累



    她叫十几个人扒光他小妾的衣服,下人禀报时,他只是笑笑,他的艳儿又调皮了



    她卖他的小妾去青楼,他就叫人准备好马车陪她一起去



    她把他气得暴跳如雷,他气恼的震碎了周围的事物,却唯独她待的那块地方完好无缺



    崖底有多深,爱就有多深
  • 本周点击:1055
  • 本月点击:1062
  • 本周推荐:0
  • 本月推荐:0
  • 签约状态:已签约
  • 授权状态:A级签约
  • 写作状态:连载
顺序 章节标题 字数 更新时间
vip
更新时间:2016-12-30 19:26:48
    “艳儿......”睨着眼前两人幸福拥抱在一起,慕容能凤眸中满是妒意,亿万年前的浣紫爱的是火风,今生的萧艳爱的是轩墨澈,无论前世今生,他们的心始终在一起。



    慕容能身后的祈陌寒,凌寒,矢魅三人也是满眼失落的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人,从今以后再也没人能阻止他们在一起了。



    就在此时,他们所处的空间开始晃动,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他们又回到了“域城”外,而此时“域城”外被静止的所有事物才恢复正常。



    一睁开双眸,萧艳见自己还被绑在木桩上,见木桩下的轩墨澈等人也好似醒了过来,便扯着嗓子大喊道:“快来救我啊!我还被绑着呢!”他们不是明明在七色界吗?怎么她又被绑在木桩上了啊?难道刚刚的一切都是紫月神兽虚构的?但是不管怎么样,斵皇死了。这个世界可以太平了。



    见下面的人没有动静,萧艳又扯着嗓子喊道:“快来救我啊!”



    闻声,轩墨澈,还带着银白色面具的祈陌寒,凌寒,矢魅,慕容能一起跃向了萧艳。



    “艳儿.......你怎么还绑在这里?”轩墨澈先慕容能等人一步跃到萧艳跟前,持起手中的剑砍掉绑着萧艳的粗绳,便伸手揽着她的细腰,两人四目相对,浪漫的慢慢落下地面。



    扑空的慕容能,凌寒,祈陌寒,矢魅四人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幸福的落下。



    “澈,我们赢了。”睨着轩墨澈,萧艳勾唇笑道。



    “嗯!以后没人可以分开我们了。”轩墨澈说完深情的看着萧艳。



    “大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凌雅儿走到凌寒面前担忧的看着他,但她的视线却是落在轩墨澈的身上,双眸中满是迷恋,许久不见,他仍是如此的惑人。



    “雅儿,我没事!”转身看着自己的妹妹,凌寒笑道。凌寒说着也看向了萧艳,双眸微凝,他们如此幸福,他该祝福他们。



    “嗯!没事就好!”凌雅儿说完视线再次落在轩墨澈身上,见他与萧艳两人眼中只有彼此,便垂下了双眸,或许她该放下心里对他的执恋,他的眼里从来都不曾看到过她。



    “你们两个看够了没有?”慕容能上前很不悦的瞪着萧艳与轩墨澈两人。



    “一辈子都看不够!”闻言,轩墨澈揽着萧艳的细腰,侧眉瞪着慕容能道。



    勾唇一笑,慕容能樱色的薄唇轻轻上扬,双眸迷恋的看着萧艳,邪魅的道:“谁说没人能分开你们?轩墨澈,你若是对艳儿不好?我会将她抢走。”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轩墨澈说完低头在萧艳的额间一吻。



    瞪了眼轩墨澈,萧艳勾唇说道:“我去看霓裳!”



    但是她才刚走两步,一把剑便刺向了她。



    萧艳定睛一看,见持剑刺她之人竟是此时已有身孕的红鸳。



    “红鸳,你做什么?”睨着红鸳,萧艳疑惑的问。



    红鸳则是抚上她自己的肚子,双眸滑下泪水:“你为什么不放过韩洛尘?为什么非要杀了他?”



    “我....我没有!他....他是自尽的,他消失在七色界了。”睨着她,萧艳慌忙解释道。



    “是你!是你害死了他。”红鸳说完便持剑刺向了萧艳。



    见状,慕容能上前抓住了她,凤眸狠戾的瞪着她:“红鸳,你做什么?”



    “宫主!她害死了属下肚子里孩子的父亲。”红鸳红着双眸,看着慕容能说道。



    “此事与艳儿无关,韩洛尘是自尽的。”睨着红鸳,慕容能冷魅的道。



    “孩子没了父亲,我要怎么办?”红鸳丢掉手中的剑,伤心的哭了起来。



    见状,萧艳本想上前安慰她,被轩墨澈一把拉住她。



    “澈,你做什么?”



    “艳儿,我们该回国了。”



    “回国?那我先向霓裳道别。”



    萧艳说完看了眼伤心不已的红鸳,皱起眉头走向了正抱着血尊的霓裳。



    “霓裳,他....他怎么了?”



    看着被霓裳抱着的身体很是透明的血尊,萧艳疑惑的问。



    “艳儿....你....你可不可以帮我想办法救他?”站起身,霓裳看着萧艳说道。



    “你说啥?救.....救他?”闻言,萧艳拢拉了下耳朵,不可置信的问。



    “艳儿,他只是完成斵皇交给他的任务。”



    霓裳的话令萧艳瞪大了双眸,“霓裳,为啥要救他?”况且她也没有办法救那块冰啊!



    “我只是不想他死。”霓裳说完蹲下身看向了血尊,而血尊此时也是双眸透露着某种情绪的看着她。



    可是......她没有办法啊!”转身看向身后的轩墨澈,萧艳满脸的愁容。



    “艳儿,命由天,有些事不可强求!”心疼的看着萧艳,轩墨澈温柔的道。



    “嗯!”



    一旁的祈陌寒见霓裳一直睨着血尊,便上前说道:“霓裳,血尊屡次伤害大家,无需救他。”



    语毕,他看向了一脸愁容的萧艳,刚刚她与轩墨澈幸福落下的情景还在他的脑中,俊眸微凝,祈陌寒笑道:“艳儿,我与霓裳要启程回皓月国了,祝你永远幸福。”



    “祝我幸福?”看着祈陌寒,萧艳笑道:“谢谢!”



    “艳儿姐姐!”这时,刘离儿的声音响起。



    萧艳回眸便看到了浔煜烨,刘离儿,刘蓉三人。



    “蝶儿,你没事吧!”浔煜烨上前担忧的看着萧艳问。



    “大哥,我没事!”萧艳说完又看向了霓裳。



    见血尊的身体越来越弱的样子,萧艳不禁觉得事情实在是很不可思议,像血尊这般厉害的人物,如今也会变成这般模样。



    正在她思索之际,藏在萧艳怀中的血紫玉里的紫月神兽飞了出来。



    “这是什么?”浔煜烨及刘蓉,刘离儿不解的问。



    “它叫紫月。”萧艳说完便见紫月拍着翅膀放射出紫色的光芒直射向了血尊。



    顿时,血尊越来越透明的身体便被笼罩在紫色的光束中。



    见状,萧艳看着紫月神兽惊讶的问:“紫月,你在做什么?”



    “圣女,他还有救。”紫月神兽稚气的声音响起。



    “什么?你是在救他?”看着紫月神兽,萧艳见被紫色光芒包围住的血尊开始慢慢恢复正常。



    然而片刻之后,当血尊的神色完全恢复后,紫月神兽却随着消失的光芒落在了萧艳的怀中。



    “紫月,你怎么样了?”抱着紫月神兽,萧艳担忧的问。



    “圣女...我没事!休息下就好了。”紫月神兽说完,便又钻进了萧艳怀中的血紫玉中。



    “艳儿,这下我们可以启程回国了吗?”轩墨澈将萧艳揽进怀里,垂眸温柔的看着她道。



    “嗯!”轻点了头,萧艳开始向在场的人一一告别。



    ..........................



    一个月后



    辰风国太子浔煜烨即位为帝,在同日迎娶尧菡国的长公主刘蓉,并册封为皇后。



    “辰风国,浔蓉宫”



    “浔蓉宫”是辰风国的新皇浔煜烨以他的姓与皇后刘蓉的名字所取,专门为他们修建的宫殿。



    此时的“浔蓉宫”中呈现出一派的喜庆之色,整座宫殿都被红色所熏染,红色珠帘后挂着红色帐幔的偌大床榻上,刘蓉坐在喜床上,盖着鸳鸯喜帕的头低垂着,双手因为紧张,紧紧的拽在一起。



    看着喜床上的刘蓉,浔煜烨也是紧张不已,他曾经虽身为太子,却从未纳过妃子,如今面对自己的爱的女人,他走来走去的不知道该不该揭开刘蓉头上的喜帕。



    这时,宫殿外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四岁多的小男孩滚了进来,随后便有一群人扑了进来。



    “妈咪,你干嘛推我?”睿儿站起身,怕了拍身上的衣服,瞪着他的亲亲妈咪萧艳问道。



    “我哪有推你啊?明明是你自己扑进去的。澈,对吧!”萧艳说完笑嘻嘻的转身看向了她身后的轩墨澈。



    “艳儿,我看到就是你推的睿儿。”轩墨澈双眸深情的睨着萧艳,勾唇笑着说道。



    “哼....你看,还是父皇对我好。”睿儿说着很崇拜的抱住了他亲亲父皇的腿。



    “澈,你怎么可以说谎?”萧艳瘪嘴说着,抱着轩墨澈的手臂摇晃。



    “你们....”睨着一个抱着自己的腿,一个抱着自己的手摇晃的两人,轩墨澈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个月,他们母子两是天天你欺负我,我欺负你的。不过他夹在他们中间却很幸福。



    “你们进来做什么?”浔煜烨看着扑进来的一群人问道。



    “大哥,那个...我们是路过不小心就跌进来了。”睨着浔煜烨,萧艳笑眯眯的道。



    “路过?一群人一起路过吗?”睨着眼前的一群人,浔煜烨挑眉问。



    “姐夫,艳儿姐姐说的是!我们真的是一起路过的。”离儿也上前笑道。



    “浔哥哥,我们真的是路过。”霓裳也满脸笑容符合的道。



    “烨儿,你怎么还没揭开盖头啊?”辰风国退位的皇上也就是萧艳与浔煜烨的父皇走进来看着依然盖着喜帕的刘蓉问道。



    “父皇....你怎么也来了?”见自己的父皇也在,浔煜烨更加的脸红。



    “对啊!大哥,你怎么还没揭盖头啊!是不是不好意思啊?妹妹我可以帮你哦!”萧艳挑眉说着,唇角高扬,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



    见萧艳邪魅的样子,浔煜烨有些害怕的看着她:“蝶儿,还是让我自己来。”



    “大哥,别客气嘛!我是你的妹妹。”萧艳说着快速的上前将浔煜烨与刘蓉的穴道封住。



    随后她回头看着身后的人,眨了眨双眸,勾唇说道:“你们还不快帮帮忙?”



    萧艳的话刚说完,便冲进来几名宫女太监。



    片刻后,“浔蓉殿”内便响起两道慌乱的声音:“你们做什么?你们.....你们.....”



    殿外,萧艳邪魅的勾起唇角,随后她看着从殿中走出来的几位宫女太监,挑眉问道:“都脱光了吗?”



    “禀公主,都按照公主的吩咐脱光了皇上和皇后的衣服。”



    其中一位太监说完便将从浔煜烨与刘蓉的身上脱下的衣服呈在萧艳的眼前,恭敬的说道:“公主请过目。”



    “嗯!做得好!”



    萧艳说完回头便见轩墨澈此时正好扯起了嘴角。



    “澈,你怎么了?”勾唇笑看着轩墨澈,萧艳问道。



    “艳儿,你竟然真的命人脱光了你大哥大嫂的衣服?”轩墨澈眼眸深情的睨着他最爱的萧艳,扯起嘴角说道。



    “呵呵.....”勾唇一笑,萧艳走上前,伸出双手暧昧的勾住轩墨澈的脖子,踮起脚尖就在他的唇上一吻。



    “羞羞....妈咪羞羞.....”



    睿儿努了努嘴,看着他的亲亲妈咪萧艳说道。



    睨了眼睿儿,轩墨澈抱着萧艳的腰,转过身看着辰风国的太上皇,也就是萧艳的父皇说道:“父皇,明日我就与艳儿启程回紫龙国。”



    “明日?何不再多待几日?”辰风国的太上皇说着看向了萧艳,双眸中满是不舍,他的这个女儿从小就失去了,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又成了紫龙国的皇后,不得不离开。



    “父皇,我会常回来看你的。”见自己的父皇不舍的看着自己,萧艳肯定的道。



    “嗯!”



    翌日一早,萧艳便与轩墨澈向浔煜烨,刘蓉,及她的父皇母后辞别后正要出发回国,便被突然出现的矢魅喊住。



    “艳儿,师傅让你去见一个人。”



    闻言,萧艳看着矢魅问道:“那老头让我去见谁啊?”



    “艳儿去了就知道了。”矢魅蹙了下眉,看着萧艳道。



    “那好!”回头看着轩墨澈,萧艳又继续说道:“澈,等我!我去去就来。”



    “嗯!我等艳儿。”轩墨澈说完勾唇一笑,低头在萧艳的额间印了一吻。



    轩墨澈的举动令矢魅蹙起了眉头,看来她过的很幸福,那么自己只有默默的祝福她一辈子都这样的幸福。



    疑惑的看着沉思的矢魅,萧艳不解的看着他:“矢魅,那老头不是让我去见一个人吗?走吧!”



    随后她便走在了前面。



    到了风虚殿,萧艳刚一踏进殿中,风虚子便捋着胡须,笑看着她:“你总算是来了,他等你很久了。”



    “他....他是谁啊?”



    风虚子不回话而是走到萧艳的跟前,将一个小小的锦盒交给萧艳。



    “这是什么?”睨着手里的锦盒,萧艳挑眉问。



    “将它交给血尊。”风虚子捋着胡须说道。



    “血尊?”闻言,萧艳惊讶的看着风虚子。



    “血尊必须待在至寒之地,吃了这个可不必待在至寒之地。”



    “你为什么要救他?”睨着风虚子,萧艳不解的问。



    “浣紫,斵皇已死,这世间再无像斵皇那般大恶之人。血尊虽行过恶事,但一切终有因。如今斵皇已死,他的恶因便已除。只要日后行善,便可抵除恶果。”



    “呃.....”闻言,萧艳扯了扯嘴角:“老头,你讲佛理啊?”



    风虚子捋着胡须一笑:“血尊在这世间还有姻缘。浣紫日后可撮合他,以早就浣紫你的福祉。”



    “血尊还有姻缘?他和谁啊?”闻言,萧艳惊讶的看着他。



    随后她的视线落到了风虚子的身后。



    顿时,她瞪大了双眸,视线开始被泪水模糊:“韩....韩洛尘,你....你没死?”



    “艳艳.....”韩洛尘同样是泪眼模糊的走向了萧艳,一时激动将他揽进了怀里。



    韩洛尘的举动令萧艳的身子一僵,慌忙要推开他。



    “艳艳....让我抱抱你,这是最后一次好吗?”紧紧抱着萧艳,韩洛尘语气低下的道。



    闻言,萧艳停止了推开他的举动。



    风虚子见状看向矢魅,捋着胡须说道:“青邯,你真的愿意一直这样跟着我?”



    “嗯!以后无路师傅云游到哪?我就跟到哪。”



    矢魅说完看了眼被韩洛尘抱着的萧艳,随后他深蹙眉,随后当他抬起头时,脸上出现了释然的笑容,以后无论他在哪里?只要得知她幸福就好。



    随后他便走出了殿内,风虚子捋了下胡须,也甩了下拂尘,走了出去。



    待矢魅与风虚子走后,被韩洛尘抱的有些透不过气的萧艳抬眸看着韩洛尘,疑惑的问:“你不是消失了吗?”



    “艳艳,是风虚子救了我。他说善有善报。”深看着萧艳,韩洛尘笑道。



    “原来是这样!太好了,你还活着,红鸳知道一定很高兴。”睨着韩洛尘,萧艳跃雀的道。



    闻言,韩洛尘的双眸深邃起来,随后他深看着萧艳,俊逸的脸上漾起迷人的笑容:“艳艳,我爱你!”



    “啊——!”闻言,萧艳张大了嘴巴。



    “艳艳,我说的是真的。”见萧艳惊讶的样子,韩洛尘再次说道。



    “那个.....本人已婚。”眨着双眸,萧艳笑看着韩洛尘说她已婚,提醒着韩洛尘。



    “艳艳,我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心意。”



    “那你不觉得很多余吗?”睨着韩洛尘,萧艳挑眉问。



    “艳艳,若是我不告诉你,我会遗憾一辈子。”韩洛尘说完深看着萧艳。



    接收到韩洛尘深情的眼神,萧艳挑了下眉,眼神不自在的漂浮起来。



    “艳艳,若是轩墨澈日后对你不好,我断然不会放过他。”



    韩洛尘说完在俯身低头在萧艳的额间印了一吻。



    韩洛尘的举动又令萧艳抬眸惊讶的看着他....



    ........................



    六个月后



    即将到紫龙国国庆之日,紫龙国皇上轩墨澈在皇后萧艳的要求下,务必请辰风国的皇上皇后,刚即位的皓月国的皇上祈陌寒,自然少不了皓月国的公主霓裳,尧涵国的二公主刘离儿以及其它小国的君主。



    由于是一年一度的举国同庆的日子,紫龙国阳城内在一个月前便已是热闹非凡,今日更是热闹不已。



    “艳儿,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紫龙国,想不到是如此的热闹繁荣。”此时大着肚子的辰风国皇后昨日刚到紫龙国就被萧艳拉着逛街。



    “两位姐姐,我去逛逛!”一旁的尧涵国二公主刘离儿说完看着眼前大着肚子的两位美女,觉得她们大着肚子与她们一起逛街,很不痛快。



    “离儿,这阳城连我都不是很熟,你一个人不怕走丢吗?”如今已经有五个月身孕,肚子却好似有八个月身孕大的萧艳挑眉看着离儿问道。



    这时,她们身后的小月和小株上前担忧的看着萧艳:“小姐,你已经逛了一上午了。再不回去,皇上会担心的。”



    “不怕!”



    “艳儿姐姐,你还是和姐姐一起回宫吧!你们有了身孕万一不小心被人伤到怎么办?”离儿看着萧艳说道。



    “对啊!小姐,离儿公主说的是!今日这阳城这么热闹,人来人往的,万一小姐不小心被挤到如何是好啊?”小月担忧的道。



    “放心吧!才不会呢!”



    “艳儿姐姐,那你和姐姐在这里慢慢逛,我去前面看看。”



    刘离儿说完便向前走去。



    “离儿....”萧艳见离儿跑远了,正要上前拉住她被身旁的刘蓉拉住:“艳儿,离儿从小就喜欢行走江湖,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



    “嗯!那就好!我们也上前去看看吧!”



    刘离儿一个人走在最前面,视线被前方围着的人群吸引。



    走上前,她便见一名穿着白色锦衣,腰间系着金线秀边的玉带,一部分黑发被白玉冠冠起,余下的一部分散在身后,手中持着长剑,看似江湖中人,身上却散发着贵气。



    而此时一名乞丐正躺在地上,表情甚是难受,而那名白衣男子将那名乞丐护在身后,他身前有五名彪形大汉正恶狠狠的瞪着他。



    白衣男子冷魅的声音溢出:“你们眼中还有王法吗?”



    “哈哈.......王法,老子就是王法。”那五名彪形大汉的身后走出一位身着华衣但长相却很猥琐的男子瞪着身前的男子说完便回头看着他身后的五名彪形大汉吩咐道:“给我打。打死那名乞丐。”



    一旁的刘离儿平日行走江湖喜欢行侠仗义,如今见五名男子欺负一名乞丐,当即就拔剑迎向了那五人。



    而此时的那名白衣男子也正要拔剑,被刘离儿抢了先。



    他先是看着她一愣,随后便挑眉看着刘离儿对付那五人。



    刘离儿会武功,而那五名男子使得只是蛮力,原本离儿可以胜过那五人,不料那五人竟然使诈,趁离儿不注意,五人同时洒出毒粉,那名白衣男子见状,连忙上前揽过离儿的腰,抱着她腾空跃起一个快速的旋转躲过了那五人洒出的毒粉。



    而就在那名白衣男子救离儿之时,那六人便迅速的逃窜了。



    “姑娘,你没事吧!”



    闻声,离儿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俊逸的男子,随后她发现自己在他的怀里,小脸竟唰的一红,第一次支支吾吾的道:“没.....没事!”



    这时,萧艳等人才赶到。



    “离儿,你没事吧!”



    看着被一名白衣男子抱在怀里的离儿,萧艳眨了眨双眸,勾唇问道。



    “艳儿姐姐,我没事!”离儿回头看着萧艳,脸色红润的道。



    “没事就好!”



    萧艳说完正要上前看看那位抱着离儿的白衣男子是谁?待走上前,那名白衣男子刚好转身。



    睨着眼前的人,萧艳一惊,上前拍着他的手臂,挑眉问道:“轩墨珺,怎么是你?你不是云游天下去找父皇母后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见是萧艳,轩墨珺也先是一惊,随后便说道:“是三弟让我回来的。”



    “你们认识吗?”还被轩墨珺抱着的离儿看着萧艳问道。



    瞥了眼离儿与轩墨珺的暧昧姿势,萧艳挑了下眉,邪魅的勾起唇角,眨着双眸说道:“认识!大大的认识。”



    “咳....咳......离儿,你怎么还让这位公子抱着?”刘蓉走上前见自己的妹妹还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看着她咳嗽了两声说道。



    闻言,离儿才发现她还在轩墨珺的怀中,小脸又是一红,随后她便跳出了轩墨珺的怀抱。



    “谢....谢谢你。”离儿看着轩墨珺有些不自在的道。



    “姑娘客气了。”轩墨珺俊逸的脸也是一红,也有些不自在的道。



    一旁的萧艳见两人都是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她将刘蓉拉到一旁,挑眉看着她,小声说道:“你想不想你的妹妹嫁出去有一个好的归宿?”



    “想啊!”闻言,刘蓉说道。



    “那你觉得他怎么样?他可是我紫龙国的二王爷轩墨珺,我们撮合他们如何?”眼光瞟向轩墨珺,萧艳眯起双眸,邪魅的道。



    “好!我们撮合他们。”闻言,刘蓉也眨着双眸欣喜的道。



    “那好!祝我们合作愉快!”



    “艳儿姐姐,姐姐,你们在笑什么?”见眼前两位大肚子的女人笑的贼眉鼠眼的,离儿疑惑的问。



    “没什么啊!我们该回宫了。”萧艳说完拉着刘蓉一起转身,两人肩并肩的商量他们的撮合大计。



    而他们身后的离儿与轩墨珺看着萧艳与刘蓉的背影都同时的打了个冷颤,好似有人在算计他们。



    当萧艳他们回宫时,才知道皓月国的皇上祈陌寒,公主霓裳也到了紫龙国。



    “琦恺宫”乃是紫龙国接待其他国家而专设的宫殿,此时霓裳就在此宫中。



    而萧艳得知她在“琦恺宫”,便与刘离儿一同到了“琦恺宫”。



    待他们到宫门口时,发现门口站着一名小侍,脸色异常的冷魅,只是萧艳没有细看,若是她细看,必定会惊讶的瞪大双眸。



    “霓裳...”一走进宫殿中,萧艳便看着她喊道。



    “艳儿....”看着萧艳,霓裳原本不是很好的脸色才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霓裳,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很不高兴。”见霓裳的脸色不对,萧艳挑眉看着她问。



    “霓裳姐姐,你遇到不高兴的事了吗?”离儿上前看着霓裳问。



    “还好!”霓裳说完垂下了双眸。



    见状,萧艳挑了下眉,走进霓裳快速的点了她的穴道,令她动弹不得。



    “艳儿,你做什么?”霓裳不解的看着萧艳。



    “嘿嘿.....我想折磨你。”



    萧艳说着一脸贼笑的朝着离儿眨着双眸说道:“离儿,把霓裳弄到床上去。”



    闻言,离儿虽然不明白萧艳为何如此做?但还是与她一起将被点穴不能动弹的霓裳扶到了床上。



    片刻后,便响起霓裳夹杂着痛苦的笑声。



    “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萧艳挠着她的脚心,瞪着她问。



    “艳...哈哈...艳儿....我没有。”霓裳被萧艳与离儿两人一人挠一只脚,哭笑不得。



    “你还不说吗?别逼我使出我的绝招?”眯起双眸睨着床榻上的霓裳,萧艳满脸阴狠笑容的道。



    见状,霓裳害怕她又使出什么绝招来,便问道:“艳儿还记得血尊吗?”



    “记得啊!我命人送去给你的东西给他吃了没?”



    “嗯!吃了。如今他不用再待在至寒之地了。”霓裳垂着双眸道。



    见霓裳垂眸的样子,萧艳想起风虚子说血尊在这世间有一姻缘,不会说的就是霓裳与他吧!既然风虚子让她撮合,那她就使劲的撮合。



    看着霓裳,萧艳挑眉问道:“你该不会是喜欢血尊吧?”



    “艳儿,我怎么会喜欢那块冰?”闻言,霓裳气呼呼的道。



    “是吗?血尊在哪里?”萧艳说完四下看了看。



    “他如今是我的小侍。就在殿外。”



    “什么?血尊是你的小侍?在殿外?”



    霓裳的话差点令萧艳咬掉舌头,血尊那样冷魅的人怎么成了霓裳的小侍了?看来他们之间的缘分还真是诡异,难道真被风虚子说对了,那是血尊的姻缘。哈哈,那么她一定会尽心尽力的撮合。



    心里这样想着,萧艳站起身看着霓裳与离儿,邪魅的眨了眨双眸,勾唇说道:“那个,你们慢慢聊。我去找澈商量点事。”



    萧艳说完便走出了宫殿外,刚走两步,她想到霓裳说血尊成了她的小侍在殿外,那.......



    心里想着,萧艳一回头便看到了一身白衣,如嫡仙一般俊逸的血尊,双眸冰冷,面容冷魅的站在门外。



    邪魅的勾起唇角,萧艳走上前,抬起他的下颚,挑眉说道:“看不出来嘛!你长得还真漂亮。”



    血尊冷魅的拿掉萧艳挑起他下颚的手,俊逸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



    “喂!说说,你怎么变成霓裳的小侍了?你以前不是高高在上的吗?莫非是你爱上她了?”



    闻言,血尊冷眸看着萧艳,第一次蠕动嘴角说话:“我只是报她当日救我之恩。”



    “是吗?仅此而已吗?难道你不爱她吗?”萧艳说着逼近了他。



    萧艳的话令血尊的冰眸现出了一丝的柔情,他活了亿万年,以为完成了任务就可以毫无眷恋的消失,却在她揭开他戴了亿万年的面具时,心中有了一丝的眷恋......



    见血尊陷入深思中,萧艳邪魅的勾起了唇角,转身去御书房找轩墨澈商量她的撮合大计。



    当萧艳到御书房时,轩墨珺,轩墨宇也在御书房中。



    邪魅的看了眼轩墨珺,萧艳直接扑进了正走向她的轩墨澈的怀中。



    而萧艳的举动令一旁的轩墨宇脸色一变,一抹伤痕从他的俊眸中滑过,随后他便特意侧过了身子。



    轩墨宇的举止被轩墨澈收进了眸底,蹙了下眉,他正要说让他们先出去,睿儿便不知从哪里嘣了出来。



    “妈咪!你能不能注意你的形象,你羞不羞啊?你害得两位皇叔都不好意思了。”睿儿撇嘴瞪着萧艳说道。



    睿儿的话更是令轩墨珺和轩墨宇不自在。



    “睿儿,我们先出去。”轩墨宇说着拉着睿儿的手与轩墨珺一起出了御书房。



    “艳儿,你今日又出宫了?”轩墨澈睨着怀里的萧艳,沉着脸说道。



    “嘿嘿.....”看着轩墨澈吐了吐舌头,萧艳嘿嘿一笑勾唇说道:“澈,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艳儿有何事要和我商量?”深情的睨着萧艳,轩墨澈抬起她的下颚问。



    “就是....今晚设宴的时候.......”睨着轩墨澈,萧艳拉下他的脑袋,踮起脚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听完萧艳的话,轩墨澈单手搂着她,另一只手轻轻捏着她的下颚,垂眸笑看着她:“艳儿,这样老套的方法亏你想的出。”



    “澈,这个方法虽然老,但是实在啊!等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他们不就范都不行。”



    挑眉看着轩墨澈,萧艳一脸的邪笑。



    “是!也只有你想的出这种办法。”睨着萧艳,轩墨澈勾唇笑道。



    “澈,那我是不是很聪明呢?”



    “是!聪明,霸道,野蛮,调皮,粗鲁,不讲道理,没大没小......”



    听轩墨澈说的没完没了,萧艳挑眉瞪着他:“我有那么多的优点吗?”



    “是!艳儿的优点还有很多,艳儿的这些优点我全都爱。”



    轩墨澈说完低头温柔的吻上了她的双唇。



    “澈.....”萧艳低呼一声,双手缠住轩墨澈的脖子,闭上双眸享受轩墨澈的温柔。



    轩墨澈也收拢了搂住她腰身的手臂,与她深情的拥吻。



    由于萧艳与轩墨澈二人在当晚的“奸计”成功,皇宫翌日便听到了霓裳与离儿的尖叫声,随后萧艳与轩墨澈二人便分头前往霓裳所在的“琦恺宫”,离儿所在的“辰宜宫”。



    “霓裳,你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一走进“琦恺宫”,萧艳就往霓裳的床榻上跑。



    当她看到霓裳床榻上赤身的血尊时,顿时瞪大了双眸:“你....你们...你们那啥了啊?”



    霓裳连忙拉过锦被盖住自己,脸红的看着萧艳:“艳....艳儿...我..我不知道!”



    由于霓裳低着头,她没看见萧艳双眸中一闪而过的得逞之色。



    血尊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怎么可能会对她做出这等事?随即他冰眸看向了身旁的霓裳,依旧是冷魅的声音溢出:“我....我会负责。”



    “恩恩....对!是该负责。”萧艳笑着附和道。



    “你....谁稀罕你负责?”霓裳说着一巴掌拍向了血尊,接着她举起手准备拍第二巴掌被血尊捉住了她的双手,冰冷的双眸现出了一丝柔情:“你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的眷恋,希望你永远让我留在你的身边。”



    闻言,霓裳愣愣的看着血尊,她从未想过,如此冰冷的他会说出这番话来?让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这算是誓言吗?



    见眼前对望的两人,一副情意浓浓的样子,萧艳翩然勾起唇角,看来霓裳与血尊搞定了,她再去看看离儿与轩墨珺。



    只是当她到“辰宜宫”时,便见宫中一片凌乱,离儿正拿着剑拼命的刺向此时还衣衫不整的轩墨珺,而轩墨珺则是不停的闪躲,也不还手,轩墨澈则是在一旁看着也不阻止。



    “澈,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走到轩墨澈的跟前,萧艳挑眉看着他问。



    “艳儿,我来时他们已经打起来了。”轩墨澈揽过萧艳,温柔的看着她道。



    “那怎么行啊?万一伤到怎么办?”



    萧艳说完走进去看着离儿问道:“离儿,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闻声,离儿停下来看着萧艳,又羞又恼的道:“艳儿姐姐...他....他....我要杀了他。”



    离儿说着又刺向了轩墨珺,轩墨珺边躲边说道:“昨晚的事,我会负责的。”



    “你...我刘离儿不需要,我杀了你。”离儿说着剑剑刺向轩墨珺的胸膛。



    看着眼前的一幕,萧艳看着轩墨澈说道:“澈,我们去御花园溜达溜达吧!”



    “艳儿,他们你不管了吗?”



    “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



    当他们两人离开“辰宜宫”走向御花园时,一双漂亮的小眼睛看着他们的背影,小脸上带着坏笑:“父皇母后,等会你们就没心情溜达御花园了。”



    睿儿想着走进“辰宜宫”,斜看着正在刺向轩墨珺的离儿说道:“离儿阿姨,睿儿有个秘密想告诉你们。”



    闻言,离儿停下来看着睿儿问道:“什么秘密?”



    “就是..........”



    “澈,我怎么感觉到一股杀气啊?”正与轩墨澈在御花园溜达的萧艳回眸看着轩墨澈说道。



    “艳儿,我好像也感觉到了杀气。”



    “父皇母后,你们感觉到的杀气在你们的背后。”



    闻言,萧艳与轩墨澈转身便看见轩墨珺,离儿,霓裳以及血尊手里持着剑,个个面狠的瞪着萧艳与轩墨澈,恨不得将他们二人薄皮生吞了。



    “呃.....澈,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去睡个回笼觉吧!”



    看着轩墨澈说完,萧艳又回眸睨着眼前杀气凛然的四人,眯起双眸,用最友好的声音说道:“你们起的真早!我跟澈回去睡个回笼觉,你们自便。”



    萧艳说完便拉着轩墨澈跑。



    “艳儿,你怀着身孕别乱跑。”



    轩墨澈担忧的说着将她一把抱起,施展轻功跃了起来。



    “你们别跑,我们要杀了你们。”



    霓裳与离儿说完便持剑跃起追向萧艳与轩墨澈,轩墨珺与血尊随后也跃起.......



    “澈,这下我们完了,我们被追杀了。都是睿儿,我要掐死他。”



    被轩墨澈抱在怀里施展起轻功在皇宫逃窜的萧艳捏着双拳,恶狠狠的道。



    “艳儿....”轩墨澈则是垂眸深看着怀里的女人,双眸中满是浓浓的爱意,自从他遇到她以后,在他的身上总是发生着不可思议的事情。试问历代有哪朝哪国的皇上抱着皇后在皇宫逃窜的?



    这样想着,轩墨澈俊逸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垂眸看着怀里的女人,轩墨澈深情的道:“艳儿,相识相知相爱,与你相识是缘起,相知是缘续,相爱是缘惜,爱你让你得到幸福是我轩墨澈生生世世最幸福,也是最重要的事。”



    闻言,萧艳满脸幸福的深看着他:“澈,谢谢你给我如此幸福的爱。爱你亦是我最幸福,最重要的事。”



    “看你们还往哪里跑?”这时,霓裳与离儿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瞥了眼身后,萧艳搂着轩墨澈的脖子说道:“澈,飞快点,他们追来了。”



    “艳儿,这是拜你所赐!”轩墨澈摇了下头,抱着萧艳快速的飞起。



    “澈,昨晚的“奸计”你也有份参与哦!”



    “艳儿的“奸计”,我怎能不参与?”



    而轩墨澈抱着萧艳施展起轻功在皇宫被追杀而四下逃窜的事传到了宫外便成了紫龙国的皇上无比宠爱皇后,没事便抱着皇后在皇宫内飞来飞去游览皇宫................



    八年后



    御书房内,萧艳慵懒的窝在轩墨澈的怀里午睡,轩墨澈则是细心的批阅奏折,不时他又垂眸看着怀中的女子,俊逸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皇上....不好了。皇上.....不好了。”一名太监冲进了御书房大喊着令轩墨澈怀中的萧艳伸了个懒腰,睁开美眸瞪着那名太监,慵懒的说道:“皇上那里不好了?”



    闻言,那名太监连忙跪地说道:“皇后娘娘,奴才口误,望皇后娘娘赎罪!”



    见那名太监被吓跪在地,萧艳勾唇笑道:“我跟你开玩笑的。起来吧!”



    “谢谢皇后娘娘。”那名谢完恩才起身看着他们的皇后娘娘,他们的皇上这八年未曾纳过一名妃子,可见他们的皇上对皇后的深情,因此他就算得罪了皇上也不能得罪了皇后。



    “你刚刚说不好了,是什么不好了啊?”依旧慵懒的窝在轩墨澈的怀里,萧艳微微探起头看着那名太监问道。



    “禀皇上,皇后娘娘,两位公主又不见了。”



    “什么?你们是连两位小公主都看不住吗?”睨着那名太监,轩墨澈冷魅的问。



    “启禀皇上,两位小公主一位有皇后娘娘的紫月剑,另一位公主有皇后娘娘的紫月神兽,所以才.......”



    “艳儿,你又将紫月剑和紫月神兽给芯儿和琳儿了吗?”睨着怀里的萧艳,轩墨澈抬起她的下颚问。



    “是她们趁我睡着了,自己偷走的。”瞪着轩墨澈,萧艳撇了撇嘴道。



    “艳儿,你最近为何总是喜欢睡觉?”深看着萧艳,轩墨澈疑惑的问。



    “那还不是怪你。”萧艳说着拿起轩墨澈的手抚在她的肚子上,瞪着他说道:“自从有了肚子里这个之后,我就喜欢睡觉。”



    看着萧艳,轩墨澈满脸的幸福笑容,如今他们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了。



    见轩墨澈满脸的笑容,萧艳不悦的瞪着他:“是你说我们不要孩子的,那我肚子里的这个是怎么回事?”萧艳指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那名太监见他们的皇上皇后听说两位公主不见的事一点都不着急,于是便试着问道:“皇上,皇后,两位公主还找吗?”



    闻言,萧艳看着他说道:“不用找了。”萧艳不用猜就知道她们定是去找矢魅与九婴宫的慕容能去了,她弄不明白,她们才见他们一次便缠着要找他们。



    萧艳刚说完,御书房外便传进来两道声音:“父皇母后,我们回来了。”



    闻声,萧艳与轩墨澈一同走出御书房便见慕容能抱着他们七岁的女儿芯儿,矢魅抱着他们同样是七岁的女儿琳儿。



    “艳儿,你们是不是该管好你们的女儿?”见萧艳与轩墨澈一起走出来,已经过了八年,轩墨澈对她的深情,他全都看在了眼里,若是他想等到她不幸福的时候带走她,恐怕今生今世都不可能。



    “芯儿,琳儿,你们还不下来?”轩墨澈瞪着自己的两个女儿说道。



    见自己的父皇脸色很不悦,芯儿和琳儿才从慕容能与矢魅的身上下来。



    “矢魅,你跟着风虚子到处云游,那老头还好吧!”睨着矢魅,萧艳挑眉问道。



    “艳儿,师傅很好!我这次回来看看你,便会再随他离开。”



    一旁的琳儿说道:“矢魅叔叔要走吗?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那我也要住到九婴宫去。”芯儿也看着慕容能说道。



    闻言,萧艳与轩墨澈,矢魅,慕容能同时问道:“为什么?”



    “等我们长大再告诉你们。”芯儿与琳儿两人扬起漂亮的小脸笑道。



    “为什么现在不能告诉?”



    “就不告诉。”



    这时如今已是十二岁多的睿儿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萧艳看着如今越来越像轩墨澈的睿儿问道。



    “因为.....我不告诉你。”



    睿儿说完便跑开,芯儿与琳儿在后面追着他喊:“哥哥,等我们。”



    “你们三个先别跑,告诉我为什么?”萧艳说着追向了他们三人。



    “母后,来追我们啊!”芯儿与琳儿得意的看着萧艳道。



    “你们给我站住!我非抓到你们不可。”萧艳气呼呼的说完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艳儿,小心!”轩墨澈见状急忙上前拉住她。



    “澈,我一定要抓到他们。”萧艳气呼呼的说完正要上前,被轩墨澈揽着她的腰身说道:“艳儿,你怀着身孕,不要跑的太快。”



    .........................



    他们身后的矢魅和慕容能远远的看着他们,两人的脸上都挂着释然的笑,只要他们爱的人是幸福的,那么他们便再无可求。
读者评论共有2条 [全部评论]
3
沐疯子发表了评论
11      沐疯子同《阴冥鬼差:扑倒鬼孽黑无常》来访,大大加油,祝文越来越火,望回访,么么哒。
评论于:2016-12-14 19:46:22
0
尸姬发表了评论
11      携作品《潜噬惊声》来拜访大大了,大大文笔很好噢,祝大大作品越来越火,期待您的回访指教∩_∩
评论于:2016-11-17 13:25:22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类:穿越架空
作品风格:爽文
时代背景:架空历史
男主类型:冷峻坚毅型
女主类型:野蛮型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暂无打赏和推荐票信息!

排名 昵称 等级
a节 酸辣粉丝
s 清汤粉丝
情默的契约 清汤粉丝
兰博基尼 凉拌粉丝
×

《枕上邪王:夫君别猴急》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枕上邪王:夫君别猴急》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枕上邪王:夫君别猴急》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推荐票

  • 1张推荐票
  • 2张推荐票
  • 3张推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推荐票 0 张,如何获得推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推荐票,还可以投 3
×

《枕上邪王:夫君别猴急》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